第2頁,共4頁 第一第一 1234 最後最後
顯示結果從 11 到 20 共計 31 條

主題: OS 死徒

  1. #11
    亞成狼 kl122002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an 2009
    住址
    化石森林
    文章
    696
    樂園幣
    11,190.39
    18
    在 21 個帖子中被讚了 31 次

    勳章欄

    DGT 10

    『風格?』
    哥福淡然地搖著雞尾酒搖瓶, 擦擦的酒精混和水果的色味, 漸漸地右入了情調。
    『是將布料穿上原本天然的身軀, 用顏色組合,用針線修裁, 配合雅緻的談吐』
    輕輕地扭開搖瓶, 倒出淡綠的靈魂之泉, 再順勢移手, 青泉無聲地一分二, 剛好成為兩杯。
    『站在燈影的最前, 大眾的角色。 這是你說的, 哥福.托加落斯』
    綠泉推到摻了灰毛的白狼華西奧面前。 哥福舉起自己酒杯輕敲對方的一只, 『我看見你的風格, 不是一樣的雅然嗎?』

    『我反而看到你似乎隱瞞了一些事, 對吧?』 華西奧只綠酒輕碰自己的唇邊, 再續, 『這些事不經意地破壞你乾脆的風格。』
    『你一定是聽了街外閒言。』
    『說,』 華西奧放下沒意味的綠酒, 『瓦扎找上你, 對吧?』

    哥福的視線由小杯靜止, 再移上華西奧。 『你是怎樣知道?』
    『啊, 天啊。 為何是瓦扎?』 華西奧不停地搖頭悲鳴, 『你可以找我, 又或者其他的商務中介, 但為何是瓦扎?』
    『因為只有他才可以開出一份八億的現金。』 哥福簡短地答道。

    『八億!』 華西奧瞪大雙眼, 儘管這天文數字在他的耳中已不是第一次聽到, 但看著哥福若無其事的臉相還是忍不了, 『 就是因為八億, 可以令你的養子拍完他的作品?』
    『不只, 還有其他一同工作的獸員。 這是我應給他們的。』
    『那即是將你的名字賣給瓦扎隨他魚肉了?』
    『瓦扎會成立一家製片公司, 除了找我和波特之外, 還會將舊的依德洛片場重新打造, 由我和另外三位經理代表管理。 我是在當中最大權的, 所以不存在不妥的問題。』
    華西奧在空中長嘆, 一口氣喝去杯中的所有, 目光對準銀狐,
    『或者你可能不知道, 瓦扎專長是出售業務。 他會將你買起, 公司會在第二個月上市, 四個月後再分拆。 換句話說, 你和波特, 甚至其他老闆是會被分拆分拆地賣, 最後自己不能主導之外, 還要被其他股份買家左右。』

    哥福剎間皺眉, 然後又很快回到原本淡然無事的外表。

    『你不懂商業。』 華西奧將空杯推回哥福面前, 『合約會在何時簽署?』
    『臨時合約會在明天早上九時簽署。 』 哥福補充道, 『在這裡。』
    白狼身上的灰毛斑立即豎起, 『好吧, 如果我替你找到不只八億的贊助, 』 華西奧走近哥福, 在對方的耳邊輕說, 『是不是就可以扔開瓦扎?』
    『如果不只八億, 』 哥福說, 『那, 多出的金額就是你的佣金。誰最最早簽約誰就是勝方。』

    華西奧一扭手腕, 望望手錶, 剩下的時間不足八小時。 不對, 即使最早起床而有能力支撐的名士都要早上六時, 那麼根本只有三小時... 三小時都不足夠草疑合約! 不同富翁的名字和外表在華西奧的腦中一一閃過, 他可以找誰?

    急步踏出暗淡的前門, 右腳突然覺得踏了一個空, 那裡的地面比左邊的低了半小階。 華西奧跌跌碰碰地跳前進數步才找回平衡。 腦裡的畫面在重新整理之際, 他回頭望向那個凹地, 黑影與遠方燈火投出的邊緣影出一個似是腳掌的形狀, 不過那大小令華西奧質疑它的真實。 然而草西奧將神志扭回,一轉回頭, 步出大閘, 準備踏入他的座駕。

    路中無車, 黑夜中的燈光依然是黑暗, 但至少在這區不用擔心偷車賊。 拉開車門, 門架的銀光一滑, 斜對岸的燈柱下倒照出一個拉著淡啡色帽子的身影。
    除了心跳之外, 華西奧還真的第一次嘗到血液是怎樣在跳動的心臟中靜止。 光是這閃光的一望, 華西奧立即認出這半隱身的一定是瓦扎! 他在這裡, 他一直在這裡, 由華西奧踏入哥福的花園至走回來, 他一直都在這裡!

    他到底在等什麼? 他想要什麼? 他到底是怎樣出現? 百般的疑問攻入華西奧的腦中, 剎間失去自我的控制, 有意而未全知的走到馬路中間, 望向倒影原本的真實位置。
    華西奧看到影中的角色, 在準備由舌底吐出一個音符時候, 對方退進燈光背後的黑暗。 華西奧一直等待至清醒的下一刻, 那個身影都再沒有重現。

    腕錶上的時針剛好走已過錶面的一半。



    太陽如常地從中央公園的盡頭升起, 那把金黃色的陽光如如跑車般走入每一枝小路, 提醒黑暗已達更替的時候。
    咖啡桌面上一片不用韻色的名片, 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新組合。 無提電話已沒電, 掌上電腦也換成一片無法打破的黑暗。 碎銀小包重新被取出, 它除了面對今天的日出之後, 還有那個在收費電話前倦意盡現的華西奧。

    掛上話筒, 底下只有一圈既累透, 灰白參斑髒布似的東西。 他不明白自己為何要如此費神, 去管一件本來可以隨手而去的事。 只要一放手, 不管一切合上雙眼, 下一刻醒來會是一樣的世界, 唯有細小的一點被改變, 如此一來又如何重要? 影視世界裡本來就是如此, 不變的就只會步入落伍, 成為淘汰品, 是天定般的法則。

    華西奧微微張開自己的眼, 望向遠方煮茶的年青灰犬。 對方的毛色並不太自然, 只要小心的一看就看出灰色中有一片片深色斑紋。 不消說, 對方一定是帶了黑斑或是灰斑, 加上淺色毛的犬種。
    『一點都不美, 也不帥。』 華西奧對自己說, 『野種犬的一樣。』
    想罷, 煮茶的朝這方向望了一眼。 似乎是因為接上了彼方的視線, 彼此立即把目光移走。 華西奧落在收費電話的鋼隔板, 在倒影中看到自己身上的白毛中的灰斑, 失神至極的長相, 到底現在悄況最壞的是自己, 還是剛才煮茶的野犬?

    『啊, 你真的在這裡!』

    空氣中扔來一面手帕, 又熱又濕的燙滾, 剎時地獄拉走一切的瘴氣, 找回空氣中的茶香中新注入的野草的香味。 華西奧望向手帕的來源, 那裡站著一隻白狐, 後方叉開九尾。
    口一開, 她的名字已沾在說話裡, 『是你? 娜芙蒂』
    『早。』 白狐拉下鮮藍色鏡架的眼鏡, 皺起一端的眉角, 『我收到一個電話, 是關於有一只白狼髒塗敗北的倒在咖啡室, 卡片散滿一地。 你賭錢輸了兼欠債? 』
    『才沒這回事!』 華西奧立刻亮起眼, 將熱毛布遞回白狐, 『別胡說!』
    『啊, 原來最有名的投資助理都會這樣。』 白狐的嘴色微微地彎起, 令眼角也一同被擠著。
    『別亂想。 』
    華西奧跳下木椅, 站直身拉拉自己的衣服。 順手一摺, 使手帕整齊地放上咖啡桌。
    『早安, 但我不能為你服務。』
    『真是好一位紳士。』 白狐反起白眼搖頭。 『是哥福的事, 對吧?』
    『你又是跟誰插一腳後知道?』
    『你要一把掌令你醒一點嗎? 』 娜芙蒂走上前, 拉起華西奧的淡茶色衣領, 『 瓦扎今早已向各大傳媒發出了請函。』
    華西奧用力一擺, 張大眼, 『現在是什麼時間了?』
    『早上七時十五分。』
    『我的天啊!』 華西奧大叫。
    『又怎樣了?』
    『你可以現在立即取出八。。不對, 是十億的現金嗎?』
    『就算可以, 銀行還未辦公呢!』 娜芙蒂扭扭華西奧頭上的右耳, 『看來你真的還未睡醒, 八億, 你知道是什麼嗎?』
    『八億在我眼中有啥出奇! 』 華西奧瞄瞄遠方不太希望出現在那位置工作的煮茶犬, 『是給哥福, 買回瓦扎對他的控權。』
    『天啊, 那個大睡狸真的懂開價。』 娜芙蒂拍拍自己的頭, 『我手上最多的現金只有三四百萬。 八億, 真的要把出版社賣一半了也不知有沒有這麼多。』
    『總有誰可以吧?』 娜芙蒂說。
    『我並不知道!』 華西奧在一抹狂笑後吐道, 『我從未試過在少於一小時半找一個手上有八億現金的傢伙!』

    『我想要一杯野梅果茶』 聲音說, 『不要糖。』
    『明白, 請先生稍等。』

    華西奧豎起雙耳, 頭顱慢慢地移向娜芙蒂反面。 用存地張開雙眼, 將眼前看見的一而再, 再而三地確認, 那個真是一項奇蹟。
    『奇蹟! 』
    灰狼大力一拍掌, 強大的掌聲令旁邊的九尾白狐幾乎失聰。準備回以一個怒撃的同時, 她看到了原本的灰斑髒布似乎被那身影重新清洗。 儘管對方意外得莫名, 灰色的髒布充滿格外的光澤。
    那裡站著一個豹影, 帶著年青的臉孔。 和窗外走過的同類對比下他身上只顯得清簡, 甚至不會引起任何注意。
    『早...安?』 年青的豹小心地用手上的小價價錢在鼻前慢揮。
    『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 華西奧捉著豹, 放下茶錢, 再步出咖啡店邊說, 『希殊, 事情有點趕, 不過你若可以插一手的話會是件非常好的事...』
    『怎...發生什麼事?』 希殊望著自己的茶被九尾白狐從煮茶犬接過, 她喝了一口, 再塞向自己的手上。
    華西奧將昨晚的事迅速包裝, 『有一位名士想找投資...』
    『直接一點吧!』 娜芙蒂反起白眼, 『你知誰是哥福。 托加洛斯吧?』
    希殊點頭, 同時碰開後拉的門架。
    『我們要你的錢去幫他。 』 娜芙蒂說。
    『什麼!』 希殊同時踢中了轉彎小角, 加上自己被拉扯著走, 無可奈可上在街上單腳跳。
    『 這不是為何和為什麼。 而是命令。』 娜芙蒂吐道。 『 原因是為了令你的電影繼續的同時, 避開那只大睡狸的收購。』

    『噢...我的車呢?』 華西奧對著一張半浮在直中的電磁罰單。
    『很明顯是被帶走了, 上我的吧。』 娜芙蒂將大家扯到她粉紅色的跑車, 打開車門, 指指華西奧說, 『老的坐後面, 年青的坐前面。 』
    『我何時老了? 』 華西奧抗議。
    『髒布沒有選擇的餘地, 給我坐下!』

    TBC (4/1/2014)

  2. #12
    亞成狼 kl122002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an 2009
    住址
    化石森林
    文章
    696
    樂園幣
    11,190.39
    18
    在 21 個帖子中被讚了 31 次

    勳章欄

    DGT 11

    『早安!』
    同一時候, 波利華山上不同大宅先後走出畫一全身白衣的待僕, 集中在路中的車站等候下山前往市場的巴士。
    『早! 祖。 』 其他一同同聲問候。
    『你們有見過由哥福家走出來的豹哥嗎?』 其中一條灰龍問, 『他看見來真是很年輕!』
    『大約多大了? 』 旁邊的淙熊問, 同時拔出一把小扇扇風。
    『才二十多吧? 滿像是大學生的樣子。』
    『我只覺得他是窮家出身。』 另一旁的黑熊皺起眉, 『他的舉子不似是待僕, 也不』
    『你想得太多了。』 剛才的淙熊忍不住說, 『我們這裡有誰不是窮家出身?』
    『我的意思是他沒有受過待僕的訓練。』

    空氣中沉靜了。 巴士依然未上來。

    『大家有留意過哥福家中還有一個非常巨型的大狼嗎?』 灰龍問。
    『有啊!』 淙熊立即 『拍』 一聲起摺扇, 『真是巨形得有點不尋常。 』
    『我想他可能曾殺過獸人?』 一旁的摺耳犬收起報紙, 『你們有看過他的那對眼嗎?』
    抽氣聲不禁在白衣群中發出。
    『太未免恐怖了吧?』 淙熊說。
    『我記得二十年前有一個叫依拉維滋的白狼曾殺死了二十個獸人, 當中還有龍! 他的身高也就是差不多。』 摺耳犬說。
    『不對, 那個依拉維滋沒這大白狼的身高。 依拉維滋只到這裡』 黑熊說著, 手掌量至自已的頸位, 『我非常肯定。』
    『你見過?』
    『我是由報紙上猜的。 』
    『擦』一聲, 淙熊又再一次打開自已的摺扇, 用力地扇。 再擋擋日出的太陽光芒。

    巴士上山的聲音終於出現, 車站裡的人看看彼此, 轉頭也望向較車站高少許的哥福家, 那個淡橙色電波築起的閘門。 橙色牆邊開出小縫, 走出只有淺藍色運動裝的豹。
    『早! 小洛』 淙熊對他揮扇呼叫, 『今天的天氣真是好極了! 巴士快到了!』

    空氣中傳來一陣淡淡的香氣, 是一陣花香, 但似乎並不是來自附近的野花。 同隨在巴士側跑出一部淡粉紅色的跑車。 位置剛剛好, 在沒有任何阻擋中看到一切。

    車南裡的主角如大家所料, 不過今天還有一個似是髒布一樣的的狼。
    影像急急跑車跑過哥福的閘門, 駛上一個更高, 小洛從未上去過的地方。



    『我怎麼都是覺得自己是被迫簽這張支票?』
    年青的豹將支票撕出, 在遞向滿身香水味的九尾狐時忍不著說。
    『在未來你一定不會後悔。』 娜芙蒂一手搶過支票, 再三確認手上的銀碼。
    『我手上的票總是被人搶去。』 豹忍不住抱怨, 將支票本鎖在夾萬內。
    『合約已草擬好好!』 華西奧大叫。
    案面上小小的黑盒好像甲蟲爬走過白紙, 它所到之處都留下清晰而公正的文字。 當甲蟲一爬出白紙, 華西奧熟練地一翻, 將紙放入甲蟲的尖嘴, 『卡擦』一聲釘好, 並注上蠟漆封上。
    『你到底是怎樣辦到?』 豹不可思議地望向那隻灰狼, 『我見你根本連鍵盤都沒碰過。』
    『我有預設文本嘛, 加上用口語輸入就行了。』 華西奧笑道。
    『我的天啊。 』 豹將自己的頭抱入懷裡。 『你一早就。。。』
    『希殊, 我們多待一秒, 瓦扎就會多近一步!』
    豹合上眼, 重重地深呼吸, 『現在就是只欠哥福簽名?』
    華西奧反反白眼, 『是的。 你也會來吧? 不, 不必, 你別用來。 我去就行了,』
    希殊忍不住皺眉抗議, 『我也跟著來, 是我付錢的就一定要看看。』
    華西奧揚起眉角, 眼珠滾到落一旁的娜芙蒂。
    『天啊, 你這目光是將我當成了騙子黨的一份子嗎?』
    『才沒這意思!』 華西奧搖搖頭, 『只是想聽聽你的意見。』

    白狐反上白眼, 轉身翻起九尾小浪, 大步大步走向門, 一手開的同時按下手上的遙控。 粉紅跑車發出少許的咆哮, 閃閃車燈, 彈開門, 『那還要我多說什麼呢? 給我上車!』
    彼此先後登位, 娜芙蒂的手一扭, 整部車幾乎在原地前後扭轉了。 電閘打開的時候, 一部灰色車出現在大家意外的出口位置。 車用的通道被這部灰車徹底塞阻。
    『啊! 真是剛好的時間! 』
    『住口!髒布』 娜芙蒂雙手抓起自己的頭毛。 『我看見!』
    『別想太多了, 撞開它。』
    鄰座的希殊望向華西奧。
    『這是我的車!』 娜芙蒂尖吼。

    『我還有一部單車。』
    兩狐投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目光, 尤其是娜芙蒂, 幾乎想用雙眼食乾這隻豹。
    『好吧。』 希殊雙手一擺投降, 『你倒用單車下去, 我跑來跟上。』
    獵食的目光轉到髒布身上。
    『啥? 我? 』
    『難道你要一位成熟女士騎單車, 而背後有一塊髒布嗎? 』
    『我根本不會騎單車!』 華西奧一擺頭, 目光小心閃縮地來回正前方的娜芙蒂同時, 忍不住用手擋著自己的臉。
    『啊啊啊! 最底層次的生物!』 娜芙蒂抓狂地大叫, 一腳踏下整部車立即後退, 撞倒數個花園土瓶。
    『你想怎樣?』 希殊急問。
    『既然這裡是影城, 飛車不是什麼特別事吧?』

    『不!』

    儘管髒布放聲尖叫, 不過車已一下向面前阻路的傢伙全速前進。 巨響一聲, 街上路人的眼前是一部粉紅野獸從灰石的頭角躍起, 劃過當空, 前足落在對線, 一碰地就用盡整個身軀的重量扭擺, 順勢回到下山的方向俯衝。
    希殊的目光凝在可見的儀錶, 上面指示的速度比起高速公路的還高。 哥福的白色方塊一樣的屋而出現在眼前。 而下方的碗閘愀漸漸由地可目的地平線升起, 閘外泊了兩部車, 剛好將入口完全阻塞。

    『剎車! 快!』 華西奧在座位上跳起大叫。
    『難道你沒看目我正用存踏著嗎!』 娜芙蒂的聲音漸漸走下, 『只是。。。好像沒了反應。。。』
    『啥! 要上撞上去, 我們不是被炸死, 便是烤熟! 快想辦法!』 華西奧爬上半過身軀爬到九尾狐的旁邊, 試著拉扯下不同的控制桿。 之不過速度沒有一點減慢。
    『跳車!』 希殊大叫。 『跳車! 一起跳! 快!』
    希殊一手推開車門, 地上原本白黃交間的線在已連成一體, 不過根本沒有選擇。 他回望背後默的大家, 又轉向漸近的電閘。

    『跳!』

    整個天地世界, 有時上既又有時下, 混合中充滿了無可形容的痛楚。 未幾一把高熱和彭大的力量將原本的轉向徹底反轉, 剎時間的火球是由上下不同的地方跑過, 帶同亂走的電花刺刺地走過雙耳, 烤毛, 機油, 甚至火都在吐出同一樣難以支持氣味。

    待一切又變回平靜的時候, 希殊的眼中只有一抹灰光, 漸漸地消失。



    灰狸小心地扶起一支被刮去毛並連上不同藥水管的幼手, 輕撫自己的臉頰, 由雙眼一直推至自己小小的白色鼻尖, 然後震斗地放那只手, 閃電一樣縮回。
    心跳機聲在充滿危機卻又乏味地重覆著。
    灰狸沒說話, 直接步出加護室, 然後脫下保護衣。 他抬起頭, 雙眼珠在線般的眼簾中溜回去, 用平淡的聲音吐了一句, 『真好。 』 然後再落到站在不遠的銀狐, 『我們去咖啡室把合約的事了結吧, 如何?』

    銀狐看看週邊 : 髒布一樣的灰狼現在半個身上還被紗布包裹; 而九尾白狐身上的豔光也在此時收儉了, 她那頸上的護環將一切的動作都鎖定。 銀狐因此沒說太多, 點點頭, 跟著灰狸離開過一間病室。

    剩下的都看著加護室入面彌留的班豹。 班豹身上的毛近乎脫光, 白紗布底下還暗中變紅。 身上每寸有用的的地方都已被插入注液又或是接上監視用的維生機, 口中插入了呼吸器, 借機器的存量呼吸, 借一切證明班豹倘在生存。
    『我希望在入面的是我。』 華西奧打破沉默, 『哥福罵得對, 把他找來剛中了睡狸的意思。』
    『沒想過睡狸會可狠心到如此地步。』 娜芙蒂小心地張開受傷的嘴唇說, 『可以連生命都計算在內?』
    『不, 他沒有計算生命。 是我們把他推上去。』
    空氣又進入一片死寂。 有室門外有點吵, 華西奧朝那裡瞄了一眼, 就靜止了。 門外都是希殊的員工, 他們既好奇又恐懼。 這一點華西奧非常明白。
    『我一定要走出去說一些話。 』 他說, 望望娜芙蒂, 『另一扇門在病室的坎廊未端, 可以直到下層的停車場。』
    『謝謝。』 娜芙蒂忍痛一陣閃過的頭痛再說, 『接下來會是如何?』
    『最壞打算是拆售希殊的公司。 也對, 最後有資格的買家很少, 而睡狸是擁有最大機會。』
    空氣再一次沉默。

    門外的灰狼沒有說什麼, 大家已從眼神內得知了。
    華西奧對他認知的會計師和律師點點頭之後, 向大家淡提情況, 並提示各獸回去原本的工作, 然後陪著那些專業的軍師乘升降機到地面離開。
    在步出門外的時候, 他看到咖啡室入面, 哥福已在一份又一份白色文件簽下他的名字。
    而同一時候, 由狼犬姐成, 身穿藍色警衣的都會警察走上來, 一如電影中對白, 灰狼沒說什麼就跟著坐上了白色, 窗前裝上鐵網的警車, 沉默無聲地離開。



    『髒布已送洗了。』 旁邊的黃毛狐狸輕輕地說。
    睡狸的耳耳輕輕一跳回應。
    一杯野梅果茶放到灰狸的左手側, 當中自然的香氣隨著蒸氣散發, 不過茶主卻是皺起眼角, 厭惡至極的一樣盯著淡紅色的茶。
    『我要替你換另一種茶嗎?』 灰狸身旁的狐手下問。
    『不。』 瓦扎很快回答, 『你先帶去處理這些文件, 我想在這裡待一會才回去。』
    『明白。』
    狐手下向另外三名獸人投了一個眼神後離開。 醫院入面的小小咖啡桌回復原本的平靜。 瓦扎呷一小口甜茶, 隨之立即皺起眉, 很快就放回一旁。
    『......我一點都不喜歡這種甜味。 不過希殊很喜歡。 我每次上他的辦公室都會嗅到這種甜得反胃的味道。 不過現在, 我居然想起這種氣味了。 』
    『你在擔心希殊嗎?』
    哥福的說話立即被灰狸舉起手掌截停, 灰色的手掌慢慢收起, 剩下一根手指。 指尖慢慢碰上自鼻尖。
    『我在你和你的養子身上注資, 並非讓你和你的兒繼續發作家夢, 而是我看上你和你兒子的名聲。 從今起, 無論如何, 他現在打攝中的電影一定要停止, 新的公司要替他重新安排一切。 』
    哥福努力地點點頭, 呷一口咖啡。
    瓦扎露出一絲同意, 他自然地拿起野梅果茶, 不過當嗅到氣味的一刻立即放回桌面。
    『我還留意到當中有一個童星跟你們一起住。 那童星是誰?』 瓦扎問。
    『他是波特在歐原大陸的遠房親戚。』 哥福回道。
    『是嗎? 沒所謂了, 反正那個小孩根本沒可用之地。 你會送他回去吧? 』 瓦扎扭過手腕, 望望時計上的指針, 『你該去片場見見新拍擋。』

    哥福拔起物軀不帶一言地離開。 瓦扎再瞄一眼那本甜茶, 合上眼用最快的速度一口氣吞下, 將杯子摔回桌面。

    TBC

    1/10/2014
    [一直以為自己有在這裡上載, 看看才知發生了什麼事.....]


    我的DA, 歡迎來看看:
    http://kl122007.deviantart.com/
    還有我的FA,
    http://www.furaffinity.net/user/kl122002/

    感謝大漠之狼曾幫忙設計的頭象^_^

  3. #13
    菁英狼 皇天蒼狼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7
    住址
    天魔居城     職業:    時間行者     技能:    永恆瞬間
    文章
    1,726
    頭像出處
    薩克
    樂園幣
    8,978.28
    302
    在 191 個帖子中被讚了 571 次

    勳章欄

    又看到梟的文了~

    覺得有些懷念(?

    庫多理依舊是我最愛的老狼阿XDD


    <<感謝薩克的圖
    會員管理通則
    站務宣導:你的回文與鼓勵是發文者創作的動力
    新狼月
    獸設圖
    天魔型態獸設
    天魔轉生型態

  4. #14
    亞成狼 kl122002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an 2009
    住址
    化石森林
    文章
    696
    樂園幣
    11,190.39
    18
    在 21 個帖子中被讚了 31 次

    勳章欄

    我也很久也沒見過蒼狼了!
    話說...自已也在忙, 心情也不太好, 所以沒怎樣動手 (這裡也忘了發文

    我也期待蒼的殺手系列 (可惡搞?


    我的DA, 歡迎來看看:
    http://kl122007.deviantart.com/
    還有我的FA,
    http://www.furaffinity.net/user/kl122002/

    感謝大漠之狼曾幫忙設計的頭象^_^

  5. #15
    菁英狼 皇天蒼狼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7
    住址
    天魔居城     職業:    時間行者     技能:    永恆瞬間
    文章
    1,726
    頭像出處
    薩克
    樂園幣
    8,978.28
    302
    在 191 個帖子中被讚了 571 次

    勳章欄

    殺手系列阿XDD

    梟不提,我都差點忘了這短篇系列

    等我將真實之刻伊亞線的第三章打完,再看有沒有時間回去寫那短篇吧(?

    或許也會將一直沒機會完成的魔狼使者,弄成短篇那樣地交代完後續的故事吧

    現實真的挺忙的(苦笑


    <<感謝薩克的圖
    會員管理通則
    站務宣導:你的回文與鼓勵是發文者創作的動力
    新狼月
    獸設圖
    天魔型態獸設
    天魔轉生型態

  6. #16
    亞成狼 kl122002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an 2009
    住址
    化石森林
    文章
    696
    樂園幣
    11,190.39
    18
    在 21 個帖子中被讚了 31 次

    勳章欄

    至今還想起怎樣惡搞的文字.
    殺手去殺一個商界巨頭, 殺手在酒吧下手, 卻被惡搞成
    殺手被商界巨頭的員工發現窮追, 在島上酒吧裡被身兼百職的梟搞亂局 ...太好笑了.

    不明白為什麼很想回到過去, 似乎真的老了? (誤!)


    我的DA, 歡迎來看看:
    http://kl122007.deviantart.com/
    還有我的FA,
    http://www.furaffinity.net/user/kl122002/

    感謝大漠之狼曾幫忙設計的頭象^_^

  7. #17
    猛狼 狼狗傑 的頭像
    註冊日期
    Nov 2006
    住址
    高雄市
    文章
    1,358
    種族
    半狼半犬
    頭像出處
    TYPHOON
    樂園幣
    5,971.83
    25
    在 43 個帖子中被讚了 66 次

    勳章欄

    整部作品看下來,最有興味的還是關於小洛和沃高夫的章節呀WWW
    尤其是修道者的預言那裡,很明顯就是指著小洛和沃高夫說的嘛WWW(完全忽略所謂另一個成長的靈魂(哎
    不是婚姻的伴侶關係啊(慢著
    此篇文章於 12-08-2014 04:55 PM 被 狼狗傑 編輯。


    Jim Allen→ Jim Hawkins→ 狼狗傑
    拙作《寒風與雨雲們》已在DL連載到第二卷
    一生事業總成空,半世功名在夢中。死後不愁無將勇,忠魂依舊保遼東。(袁崇煥)

  8. #18
    亞成狼 kl122002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an 2009
    住址
    化石森林
    文章
    696
    樂園幣
    11,190.39
    18
    在 21 個帖子中被讚了 31 次

    勳章欄

    手上在寫另一個大陸的章節,
    似乎自已真的開得太多小節, 把故事的複雜程度推至未及的地步 (好似在寫大作...
    不過這一對對關係的角色, 是會走, 又會合的.

    另外, 是關於量高的問題. 故事入面有時想用一些比例, 只是空造一個量度太難, 而用現在的又太破壞氣氛...可以怎樣做?


    我的DA, 歡迎來看看:
    http://kl122007.deviantart.com/
    還有我的FA,
    http://www.furaffinity.net/user/kl122002/

    感謝大漠之狼曾幫忙設計的頭象^_^

  9. #19
    亞成狼 kl122002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an 2009
    住址
    化石森林
    文章
    696
    樂園幣
    11,190.39
    18
    在 21 個帖子中被讚了 31 次

    勳章欄

    DGT 12

    『死亡是怎樣?』
    庫多理差點被踏空的一步摔下樓梯, 一發間緊抓上扶手一隨即瞪上波特
    『我是問, 我們死後怎樣的?』 波特問。
    庫多理抽一口氣, 反起白眼, 再搖搖頭, 說, 『好比是你出國到地入境一樣, 到了入境大堂, 簽證, 檢查, 過關。 』
    波特皺起眉角。
    『是的, 亳無驚喜可言。 唯一是世界不同, 會見不同的事物, 不過日子久了你會有想重生的時侯, 那該會被召見然後在隨機而全新世界誕生。』
    『不會應有惡魔, 血惺恐怖的東西嗎? 』
    庫多理合上眼沉思, 說, 『沒有。』
    『真的? 我還以為...』
    『別問。 』 庫多理擺起他的白尾, 揮著空氣, 『請不要問。』
    對話留白了很長的時間。 直至他們來到了被約去會議的地方前, 波特忍不住輕聲地問,
    『你該知道一些吧? 』
    庫多理在按下門把前抬頭盯上波特, 『夠了。 你很想到那裡走一趟吧?』
    話畢, 庫多理用力推開會議室的門。 入面小小的房間已擠滿了獸人。 幕後的工作員工站的站, 靠牆的靠牆, 還有一位龍屈身到最後。 大家彼此間細語, 沒一個理會進來的角色。
    『哥福急著把我們召來, 是什麼事?』 導演穿過旁邊的收音師, 步向波特問。
    『我不知道。』
    『連你都不曉得, 啊,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抱歉, 我讓大家久候了。』 緊貼在門扇推開之後, 銀狐哥福終於出現。 他的句字切得簡短, 聽起來像是一個有點禮貌的命令
    『待會被叫名的請到另一間房。 首先, 紐斯特導演, 講跟我來。』
    導演點頭, 用小跑步跟上銀步急速的步伐。
    房門入面的細語聲音又回歸。
    『怎麼好像入學面試一樣白痴?』 庫多理抱怨。
    『噢不, 這重要的會議一直都是這樣。 』 波特靠上牆伸伸腰。

    『助導, 瓦圖拉』 哥又再一次突然冒出, 不過他沒走進, 而是推門探出半身。 一位年青的獅子跟著走出去。

    『真是快。』 庫多理說。
    『差不多了?』 波特說。
    庫多理望向牆上掛鐘, 見面的時間才不過五鐘, 會不會太快了? 走出去的獸人沒有回頭, 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心中在想有什麼魔法可以打聽的時候, 銀狐又現身, 把收音師招出去了。
    『我討厭這樣子。』 庫多理說, 『如果是大法師見習試的話我沒話好說, 不過這樣』
    『大法師見習試?』 波特揚起好奇的眉目。
    『是成為大法師的其中一場考試。 大法師分兩...三類, 一是天生的』 庫多理悄悄地指指自已, 『 另一類是由黑大主法默頓認同的, 第三類是考試出來的。 見習試是就是給平民, 又已有法師資格的去投考。』
    『那麼像是...。平身沒有法力, 但現在被賜法的平民呢?』
    庫多理的目光似瞬間剎車一樣則上波特那張得意的臉。
    『剛才你說過第二類』
    『在我看你是第四類才對 』 庫多理立即說。

    『波特! 我在叫你!』 哥福在門邊朝這裡大叫。
    波特立即嚇得跳起, 『來了, 來了!』
    隨房門關上這裡的細語又回復了。

    庫多理從古至今沒想過會出現第四類大法師 : 平民出身, 卻被大主法授法。 這到底是什麼好玩的玩笑? 學習魔法不再需要天賦了嗎? 未來又會不會再有些平民突然變成大法師? 應怎樣控制這失控的場面? 未來還有這種事發生的話...
    『庫多理!』
    ...。 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庫多理!』
    ...自己又是什麼呢?
    『庫多理!』
    ...到底為何而存?

    『庫多理! 我在叫你!』 哥福用力一拉庫多理的耳尖怒喝, 『只剩下你! 跟我來!』
    『嗚啦啦啦! 快放手!』 庫多理用力爭扎, 口裡準備咒罵的字句時, 他看清了這個一片空白的房間。
    『我剛在這裡多久了?』
    『已經二十分鐘了。』 哥福加快話速, 『來! 只剩下你!』
    走出房間, 方邊的房間探出了波特的頭, 他向庫多理舉起母指, 露出必勝的笑容, 然後很快收起, 投上嚴謹的目光。

    現在走入的房間是一片典形的面試室格局, 一張簡單的小桌分隔了面試者和試官。 隨著哥福走上會合面試官, 庫多理發覺自已沒有一張座椅, 而自已不偏不倚地是站在一個地上紅三角的位置。 目光再抬向試官席, 立即落到當中的一位黑袍白狼。 儘管他席上沒有名牌而篷帽又是拉得那麼低, 不過那冷白的毛手已表露身份。
    『放鬆一點。』 說話的是一名狸, 胖胖圓圓的臉在親切地笑, 『孩子...不, 是庫多理大法法師, 我們真的沒意料到你原你一直在我們身邊。 』
    庫多理的目光立即瞄準哥福。
    對方盤手後靠, 輕輕地點頭。
    『好吧, 既你們已知我的身份, 』 庫多理的聲音還是有點孩童稚氣, 『要我離開嗎?』
    『不。 我們絕無這樣的意思。』 圓圓的狸立即說, 『 我倒反而想你幫忙。』
    『幫忙?』
    『對, 幫忙。 幫忙拍一部新史詩的戲。 這些年裡已很久沒有這樣拍過了。 大法師閣下, 我們全都讀過歷史, 都知道以前是怎樣的...只是若由一位大法師親自表達會是如何?』
    『你打算拍一部我的自傳? 如你所見, 我未死, 沒自傳可寫』
    『不對, 你的死訊早已公告天下了。』 冰冷的聲音來自那位黑袍白狼。 『 你已經死了, 你自己也選擇了面對和接受, 無謂爭辯。』
    庫多理的目光一掃餘下的試官, 哥福, 胖狸, 頂著眼鏡的長耳犬...除了胖狸的笑容沒有淡化之外, 其他的還在等自己。
    『就算我反對, 你們也會拍下去, 對吧?』 庫多理問
    『為表尊重, 我們不會直用你的名字。』 胖狸說。

    『哈! 哈哈哈!』 庫多理失控一樣放聲大笑, 『原來我一生是大家最想要的劇本?』
    『如果減少一點黑暗的部份, 或者會更好。』 那位剛才頂過眼鏡的長耳犬說。
    『不, 不行, 這一點都不行。 』 庫多理說, 『既然如此, 我同意你們開拍, 不過我有要求, 就是入面的一切的劇本, 道具, 角色, 總之任何是戲中用上的一切都要由我準許。 不容有一點錯漏。 』
    胖狸的笑容慢慢收起, 露出兩顆棕色小眼, 『你明白你剛才在說過什麼嗎?』
    『我要做回我的角色, 至少年小的部份就是我。』 庫多理的右耳一彈, 露出一把勝利的嘴角, 『如果沒有我, 你們的劇本一定沒人看。 。』
    哥福拉拉胖狸, 消聲般吐了一些字句, 再向長耳犬打打眼色。 胖狸反上白眼, 深重地嘆氣。
    『好吧。』 長耳犬說,
    『魔法以為外的事, 還是由他們這些光影師處理好了。 』 最旁邊的白狼淡然地說, 『一個大法師絕不可以得一想二。』
    『明白。』 庫多理輕輕地說。
    『你去鄰房。 待會討論電影的細節。 』 哥福說。

    回到外面的走廊, 庫多理一看見那滿心期待的波特, 忍不住朝空氣踢一腳。



    『你真是演得好, 奧卡爾』 胖狸首先走近白狼大讚, 這麼快就已掌握了黑大主法默頓的形象。』
    『這一下來選角就這樣了?』 長耳犬問, 『』庫多理是小時候的庫多理, 長大的是波特。 默頓就是奧爾。』
    哥福得意地笑笑, 放手一推奧爾, 『戲演完。。』
    那個白狼順勢倒在地上, 篷帽滑下露出反臉上白的眼珠。
    『噢, 我的天!』 長耳犬大叫, 『快叫救護車!』
    『好的, 好的』 胖狸謊亂地拔出電話, 指頭在空中來回, 『我天啊, 我在撥什麼號碼?』

    『你們現在失了一個演員, 對吧?』
    機械一樣的聲音充滿每一個角落。 哥福立即望去, 骷瘦的白狼穿著黑袍站在地上的紅三角位置。
    『我可以來應徵嗎?』 白狼問。
    哥福突然發覺謊亂的一邊聲音消失, 胖雄那手指停在電話上面, 而長耳犬失措地半跪在地面。 這房間桀哥福以外, 沒了一點生命的呼吸。 哥福放慢自已的動作, 發現自已的案面冒出新的一份文件。
    他小心地取過, 打開, 舌唇暗言了一會, 望過去白狼。 『你?』

    『幸會。 』 白狼說。



    『我敢肯定你一早知道!』
    雖然身軀很限, 可以用力踩下波特腳的一下是真的很用力, 至少痛得全身的毛豎直, 痛叫。
    『我已說過很多次, 這根本與我無關! 你瞧, 整天我都是跟你在一起, 我哪來合得這麼多?』 波特哀號。
    『你們這些拍戲的人, 曉不曉得有些主題是不可以拍?』 庫多理一指自已的臉, 用存力扯下自已的雙耳。 『剛才默頓也在裡面。』
    『你說真的?』 波特問
    『真的, 就是那個穿黑袍的白狠。 不對, 是那個有點帶灰白的狼。』
    『那位只是奧爾, 是演員。』
    『啥?』
    『對, 他只是一位演員, 名叫奧爾』 波特得意地笑了。

    庫多理的雙瞳立即收至針幼, 轉身跑回去面詆試室, 試著扭開門鎖卻失敗了。 他立即大力拍門。
    『入面還正在面試!』 波特拉著庫多理的小手, 『安靜一點。』
    『笑話, 你們剛做錯了事! 而且是非常錯! 』 庫多理擺脫波特, 再次拍門大叫, 『默頓, 開門! 』
    『到底怎麼了?』
    『我沒時間向你解釋!』
    庫多理後退了一點, 緊咬牙關, 盯著木門, 之後一口氣撞過去。

    巧合地, 門開了。

    庫多理撞剎停不及, 擁上一個黑影, 混亂中連帶這黑影直滾進去, 撞上堆疊起的木椅。 椅山相應地擺了一擺, 應聲回摔到庫多理和不幸黑影身上。

    『噢, 不!』

    波射還有其他的立即移走椅堆。 庫多理底下是剛才穿黑袍的白狼演員。 白狼演員借手撐起身軀, 將庫多理滑落到一旁。
    『靠! 你這樣子瞎衝直撞是什麼意思了?』 奧卡爾怒叱。
    『庫多理! 你這撞入來的是什麼意思?』 哥福咬緊牙, 盯上小白狼的同時, 再移上波特, 要肯定與他無關。
    『庫多理, 我說過, 這裡在整理新一部電影的事!』 波特把庫多理從椅堆一手拔出來。
    『真不明白怎麼搞的。』 胖狸用力合上文件, 瞄瞄奧卡爾『要送你去醫院裡看看嗎?』
    『不消你說, 我也一定要去。 如果我有什麼地方傷了, 一定算上這鬼小子的代理頭上!』
    扶起奧卡爾的長耳犬瞄瞄波特, 交換了一個眼神。
    『你一定會沒事的。』 波特淡淡地說。

    TBC
    3/10/2014


    我的DA, 歡迎來看看:
    http://kl122007.deviantart.com/
    還有我的FA,
    http://www.furaffinity.net/user/kl122002/

    感謝大漠之狼曾幫忙設計的頭象^_^

  10. #20
    樂園創辦狼 傳說中的狼王 狼王白牙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4
    住址
    可出现的二度到四度空间
    文章
    3,846
    種族
    Lupus Alpha
    技能一
    狼王的咬擊無限段
    技能二
    巨大化肉球
    頭像出處
    德国画家 DolphyDolphiana
    樂園幣
    32,241.70
    192
    在 266 個帖子中被讚了 514 次

    勳章欄

    大法師庫多理再度出現了,這次的戲份還挺多的 : 3

    只不過。。。就這樣演下去好嗎? 因為不只製片公司的人會遞給他劇本,

    如果根據各種不同世界及時空的交錯,還要考慮那些莫名其妙就當上大法師的角色,

    以及,最玄的部分,咳,可能大法師之後還有更大的法師,有時候看一場戲的票價挺高,

    而且不能確定這場劇名究竟只是小喜劇,還是真如史詩級的"失控法師亡國錄"在第三次元世界中上映

    總之,製片廠不虧本是最好的。



    狼之樂園祝大家天天快樂

發文規則

  •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 不可以發表回覆
  • 不可以上傳附件
  •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  

聯盟網站及推薦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