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頁,共2頁 第一第一 12
顯示結果從 11 到 15 共計 15 條

主題: 30題集中串,大家一起創作吧![無限期開放中/請務必閱讀置頂]

  1. #11
    幼狼 Kemo熊 的頭像
    註冊日期
    May 2016
    住址
    抓得到鮭魚的溪邊熊穴僅此1號,聽說叫桃園
    文章
    41
    種族
    不知名棕熊(♂)
    技能一
    100%被魚尾命中臉部LV.MAX
    技能二
    100%被閃過的拍魚掌LV.MAX
    頭像出處
    頭像是自己畫的~粗糙的爪繪...\\\
    樂園幣
    1,034.56
    7
    在 7 個帖子中被讚了 22 次

    勳章欄

    姓名:Kemo熊
    本期30題總名稱:「真.致鬱30題」
    選擇子題(與題號):[7]是你輸了
    如果預期繳不出文章,啪嘰可以怎麼找到你:不用找因為小熊現在就交了ww

    那小熊就來試試看唷( ˘•ω•˘ )

    (有點爛尾請見諒ww)

    ────────────────────────────

    【No.7】是你輸了

    「不然我們來打賭啊。」

    你老是這麼說著。

    其實賭注是什麼其實沒這麼重要,你只是喜歡證明你是對的。

    我也喜歡。喜歡看著你得意的神情,看到你露出笑容。

    「哈哈!你看,我就說吧,我又贏了。」

    「是是。這次你午餐又想吃什麼了。」

    「這個嘛,啊,當然還是......」

    又是一樣的日常呢。



    只是不能持續多久了。



    我一直無法對你坦白,沒辦法說出來。

    即便我一直一直想要讓你了解真相,但是,我沒辦法。

    你不會相信,也不可能會接受。

    可能只會覺得我很奇怪而已吧......

    但是自然的法則並不是這樣渺小的我就能夠改變的。

    我只想在僅限的時間裡,默默地守在一旁。



    「虎兒,你應該知道時間已經快沒有了吧?」

    蒼老而慈祥的面容緩緩說著,我默默的點頭。

    「這裡也沒有找到那個人嗎?」

    「是的......」

    他伸出粗糙卻溫暖的手掌,輕輕撫過我的頭頂,我不自覺的笑了。

    「沒關係的,雖然心裡會覺得難受,但是你的朋友們都不會發現異狀的唷?」

    「這我知道......」

    「好好陪伴你交到的朋友們吧。」他依舊慈祥的笑著,對於我不夠積極的態度並沒有多加責備。

    謝謝你......我躬身敬拜,還是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呢。



    「欸,我朋友抽到四張遊樂園入場卷,他只要兩張,所以這兩張就給我了。」

    我看著你手上晃著的票卷。

    「......所以?」我故意問。

    「吼,你禮拜六有沒有空啦,要不要去玩?」

    「......不確定呢。」禮拜六......四天後嗎。

    「欸──好吧,那不然我們來打賭呀。」

    「又來?贏了有什麼?」

    「不告訴你。等到賭完再說。」你笑得好陰險啊。

    「到時候你贏了叫我做奴隸,我贏了你又亂掰怎麼辦?」

    你思考了幾秒。

    「那這樣好了。」

    你拿出了手機,打開簡訊。

    「把自己贏了要對方做的事情打起來,然後存在自己手機裡,等到結果出爐再發出去,行吧?」

    我拿出手機照做了,「那麼,賭什麼?」

    「就賭你會不會跟我一起去吧,我賭你會。」

    你笑得很開心。

    可是......

    ====※====

    「是時候了。」他慈祥的臉上難得露出嚴厲的神情。

    「真的沒辦法再撐個一天嗎?」

    「不行,不然這副身體會撐不住的。」

    「我......」

    「虎兒!」

    充滿威嚴的一喝嚇得我寒毛直豎,上次看到他生氣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好的......再給我兩分鐘就好,等等就送他回家。」我微微鞠躬,轉身走了出去。

    簡訊,發送。

    對不起了......

    我拖著沉重的身體,回到了即將不再屬於我的──或是一開始就不是我的家。

    『B─B─』

    簡訊回傳了。

    『吼──你真的很掃興耶,算了,那傳命令來吧,我也傳給你看看。』

    才剛按下發送。『B─B─』的聲響又響起。

    但幾乎是在同時,胸口傳來了劇烈的刺痛,我根本沒辦法再抬起手了......



    「好險啊,再晚一步就造孽了。」

    我回到了他的身邊。

    「下次可絕對不可以再這樣了,畢竟是借來的身體。」

    「是......」

    我捲曲在座椅邊,腦中仍然不斷想著最後看見的訊息。

    『哈哈我贏了,那你就要跟我在一起哦!』

    真的好可惜。是你輸了呢。

    抬頭望向土地公廟外的夜空,我輕輕的嘆息著。
    此篇文章於 07-18-2016 09:36 PM 被 Kemo熊 編輯。


    夢著成為熊熊的那天到來oWo/

  2. #12
    幼狼
    註冊日期
    Mar 2016
    住址
    夢之國
    文章
    71
    種族
    天之狼貓
    技能一
    放空冥想
    技能二
    抱枕嗜睡
    頭像出處
    自己畫的
    樂園幣
    870.88
    53
    在 16 個帖子中被讚了 52 次
    好像寫得太長了 (挖洞

    姓名:天狼貓
    本期30題總名稱:真.致鬱30題
    選擇子題:「18」:虛構空間
    如果預期沒繳文章,啪嘰可以怎麼找到你:私訊就可以哦

    18. 虛構空間

      原來一切都是夢。

      原來現實不存在。

      多年等待著消息,換來的卻是全無音訊。

      那麼所期待的是什麼?只是自己愚蠢的期望,渴望著一線光明劈開眼前的黑暗嗎?

      所在的地方是如此的冰冷;所感受的是如此的痛苦。心中所往響的景象無法全面展現而自己孤單的思想卻是無盡止湧現出來。

      好想睜開眼睛看著世界啊。

      好想張開嘴巴與人說話啊。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自己身體卻是停止在無限空間之中,飽受永恆的煎熬,經歷與時間和空間以外的異次元。

      誰說這個世界不存在?我不是就在這裡嗎?

      上一次看到華麗色彩的光景是什麼時候了?五年?十年?十五年?雖然意識沒變而且身體機能也沒被影響,可是漂浮在一個完全黑暗的虛假世界裡卻是無比的恐怖,無比的無趣。之前聽說程式也是可以灌進到這裡面,但我可不想跟號碼和符號一起共存啊。那些全沒自我意識的木偶代碼也只是閃著綠色光芒四面八方亂奔跑,直到被調出去為止。

      那我呢?

      以前所認識的朋友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他是否已經忘了我?他會不會想念我?

      種種問題接二連三的一直來,我已經受夠了!

      寧靜。

      好像有聽到了什麼,害的我高興了一下;結果還不是一樣,我是自我安慰,告訴自己很快的可以重生,可以再次看到朋友,可以繼續生活在一起。不過這也只是幻想而已,是一個毫無根據,毫無有實際的存在。

      存在哦……那時好像他們有說我的存在是很特別的;白色聖光照映在我的臉上,模糊不清的視線隱隱約約看到很多人低下頭看著我。當時我很想起來然後眨眨眼睛,但身體好像動不了;我只能躺著繼續好奇觀望四周。

      就在那時他出現了。

      只有他不知做了什麼使得我終於可以清楚看到他的世界。

      真的很特別啊;不同色彩與不同大小的東西環繞著我們俩。我還在晃神時,他面帶微笑從上面看著我。眼睛深綠色,豎直的頭髮烏黑亮麗無比,臉上帶著一副黑色厚實的眼鏡;溫柔的面色與他身穿全白的長袍形成一種清潔和安逸的感覺,讓我好好的整理思緒。

      從那時開始,他與我幾乎是在一起。他吃飯的時候,我就坐在旁邊看著他。他在做研究的時候,我就在寬敞的純白明亮的房間四處走走來習慣我的身體。有時他因為疲勞而趴睡在桌子上面,六七個電腦螢幕還在放映許多複雜的資訊。我雖然還無法與他對話,但我很高興可以跟他在一起。

      只有他把我當成朋友,其他的人態度很差,一直把我當作死物使喚著。

      他的聲音很好聽,順暢平穩,很容易讓人信任他。雖然他看起來蠻瘦的,但其實他還是很有力氣。當我不小心滑倒在地上時,他會很快的跑過來扶我起來還問我有沒有受傷。我真的很感激啊。

      多個月與他在一起,我慢慢的學會基本對話,慢慢的更了解他。那時候我才知道,他其實並不快樂。他因為財務問題和……他那時說的是什麼……“道德問題”……而被上層和其他不認識的陌生人逼迫,威脅。我並不了解“道德”是什麼,可是我知道他日日被無形壓力給弄得不成人形,身體虛弱,食慾不振,心情不好。

      可是,唯有對我他還是保持他的一貫笑容。我真的好喜歡他。

      直到有一天,我再次躺在研究床上時,一堆帶著武器的暴民衝了進來。可怕的地獄竟然在我面前出現;槍聲爆響,精密電腦主機和機械粉碎,無數已斷了的電線飛灑空中。他激憤的怒吼,狂叫他們住手,可是沒有人聽到他的哀求。忽然有一個面帶有點恐慌又有些猙獰的人從上面看下來。

      我還記得當時他很大聲的喊著到目前為止我還不懂的一句:『虛構的人工智慧沒有資格存在於我們的世界裡!』

      什麼人工智慧?是在說我嗎?我又怎麼是人工智慧?難道我並不存在?

      雖然很徬徨,很錯愕,但事實擺在眼前。豐富的景色忽然變暗,我從此以後就一直生存在這個虛構世界裡與偶爾出現的亂碼在一起。

      唉……

      不管怎麼說,我真的好想再次見到我的朋友,真的很想再次跟他說說話。

      哪怕是幾分鐘也好,我希望他還活著,可以有一天重新的啟動我,再次把黑幕拖開,讓我享受美好的世界。

      只要幾分鐘就好。

      我真的不想在黑暗裡獨自一個人了。
    此篇文章於 07-19-2016 10:17 PM 被 天狼貓 編輯。 原因: 完成短篇故事

  3. #13
    幼狼
    註冊日期
    Jan 2013
    文章
    53
    種族
    灰狼
    樂園幣
    298.24
    0
    在 10 個帖子中被讚了 16 次
    姓名:悠輝夜
    本期30題總名稱:真.致鬱30題
    選擇子題(與題號):28.消失在鏡之彼方
    如果預期繳不出文章,啪嘰可以怎麼找到你:狼版會出沒(?

    今天不想寫作業(喂)就試試投了30題,不過幾乎不太寫這類的作品所以獻醜了(掩


    消失在鏡之彼方

    在許久無人拜訪的祠堂內,恭奉著一個古老的銅鏡。
    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故事了。
    「快來追我!」 「等等!」
    在森林間的小徑上,一狼一虎獸人正開心地互相追逐著。
    「抓到你了!」 「嗚!」 
    由後方追上的狼獸人,把虎獸人撲進一堆落葉裡,接著便是兩獸打鬧的歡笑聲。
    「今年的祭典,你要負責跳祭神舞蹈對吧?」 「是呀,要好好期待喔!」
    對於虎獸人的疑問,狼獸人以燦爛的笑容報以肯定的答案。
    回到村子,確定虎獸人回家後,他直接朝著祭司的房屋走去。
    「大人……你明明知道這是不被允許的,最後難過的只會是你自己而已。」  
    「別說了,在這次的祭典上,我會親自解決這所有的錯誤的。」
    果斷地回答打斷了祭司苦口婆心的勸說,狼獸人的語氣堅定,彷彿不只是要讓祭司對此事放心,也同時要加強自己的決心,讓自己狠下心來結束這一切。
    「是的,我會解決的。」在心裡默默許下了誓言,狼獸人快步走出祭司的住所。


    在這天晚上,是村子裡最重要的大祭典,鼓聲此起彼落,眾獸的歌舞歡笑不絕於耳。
    終於,伴隨著大鼓深沉如雷的重重低鳴,迎來了祭典的最高潮,也就是最受大家期待的祭神舞。
    「嘩……」虎獸忍不住發出讚嘆,望著舞台上那個時常陪他打鬧的身影,如今他穿著祭神用的舞服,手上拿著鋒利的劍,如果不是真的和他一起經歷過各種快樂的時刻,他說什麼也不會相信台上那莊嚴的獸人是他的玩伴。
    但接下來的畫面,才更讓他永生難忘。
    狼獸人隨著神樂悠然起舞,動作是如此的自然流暢,搭配著刻意配在衣服和劍柄上的鈴鐺隨身體動作而不斷發出的清脆聲響,讓他無比沉醉,腦袋裡已經無法思考,只能目不轉睛地凝望著台上的他。
    此刻,他真的有身在天堂的錯覺。
    隨著音樂越發激昂,整個舞蹈也到了最高潮,狼獸人高舉著劍,接著,所有人驚嘆,接著,虎獸人驚訝地瞪大雙瞳。
    那把劍,隨著最激昂的樂音,深深的刺穿了狼獸人的腹部,劍身從背後突出,被他的血染得鮮紅,背後的傷口也緩緩流出炙熱緋紅的鮮血。
    接著,是陣刺眼的光,從那劍尖發出,也從狼獸人背後的傷口流出,染白衣裳。
    整個會場被刺眼的光芒包覆住,此時虎獸人唯一能注意到,也是唯一在他耳邊揮之不去的,是玻璃的碎裂聲。


    「昨天那場祭典,祭司大人的表演真是精采呢!」
    「是呀!尤其是最後那段,高舉之後將劍直接深深地插入地板真是太帥了!」
    村裡的眾獸,都在談論著昨天的祭典,似乎還念念不忘。
    「好像……有甚麼東西……」
    然而才剛從睡夢中醒來的虎獸人,對窗外的談話聲充耳不聞,只覺得胸口悶著難受,有個身影在心底迴盪,難過的感覺慢慢地湧上,像藤蔓爬上窗。
    然後,那陣碎裂聲又傳入他耳內,那感覺,正催促著他去,明明不知道去哪卻又無法坐視不管,不斷地在腦內迴響。
    隨著強烈的感覺,他一路抵達了森林裡的祠堂。
    往內看去,是個古鏡。
    在視線對上古鏡的瞬間,不知為何,虎獸人不自覺的將爪伸過去。
    即將碰到那時,那股感覺,那個人影,那個聲音,全部消失了。
    虎獸人納悶地將爪伸回,茫然地看著四周,不理解為何會來到這裡,接著便直接頭也不回地返回村子。
    所有的一切對他的感覺,都消失在鏡之彼方。
    而狼獸人的眼淚,哭泣的表情,也無法印在鏡子上,消失在鏡之彼方。
    此篇文章於 07-23-2016 04:21 PM 被 悠輝夜 編輯。 原因: 故事完成

  4. #14
    少兒狼 夜落白櫻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ul 2013
    住址
    羅奇里爾城
    文章
    179
    種族
    夜落氏族
    技能一
    幻夜虛空(Fantasy Nigjt Void)
    技能二
    虛無炎蝶(きょむ の ほのお ちょうちょう)
    樂園幣
    2,165.27
    56
    在 51 個帖子中被讚了 156 次

    勳章欄

    姓名:夜落白櫻
    本期30題總名稱:真.致鬱30題
    選擇子題(與題號):10.痛覺殘留
    如果預期繳不出文章,啪嘰可以怎麼找到你:來喔你找找看((

    閱讀前一定要先提醒一下
    有獵奇內容,請斟酌閱讀

    點擊以顯示隱藏內容
    此篇文章於 08-04-2016 10:12 AM 被 夜落白櫻 編輯。


    設定圖(感謝狼尾繪製)
    --------------
    【連載中作品】
    《~神樂獸曲~獸之神曲響起之際》
    《~祓魔者~獸魔交錯組曲》
    --------------
    噗浪
    臉書

    「今天的風兒可真喧囂啊。」

  5. #15
    青年狼 帕格薩斯 的頭像
    註冊日期
    Jan 2010
    住址
    電腦前面
    文章
    426
    種族
    宅型毛球
    技能一
    吃肉肉
    技能二
    (自我規制)
    頭像出處
    毛球看著你(自繪)
    樂園幣
    4,773.84
    834
    在 98 個帖子中被讚了 372 次

    勳章欄

    姓名:啪嘰<3
    本期30題總名稱:真.致鬱30題
    選擇子題(與題號):「13」:做夢
    如果預期繳不出文章,啪嘰可以怎麼找到你:我怎麼知道我自己找的到我自己,噢,我愛我!!(

      這是個寧靜的早晨。

      少女在晨光灑落屋內之際,從床上醒了過來。還有些朦朧的藍眸,睡眼惺忪,還有股無辜的感覺。

      揉了揉眼睛,少女卻是垂了垂眼。

      「只是夢,嗎……」

      帶著點無奈,與淡淡悲傷的語調,少女輕抿著唇。

      如果,不是夢就好了……

    *****

      那是一片不見邊際的花海。

      少女回過神的時候,自己的雙手都被牽著。而且,還發現自己變成了年幼的模樣。

      腳前的水窪裡,映著自己綁著雙馬尾辮的幼小身軀。

      「幻幻,怎麼啦?」左側的溫柔男聲,有些擔心地問。循聲一望,是位與自己有著相同髮色的溫柔青年。

      「應該是因為這片花海太壯觀了吧?小幻幻嚇到了嗎?」右側關心的女聲。少女轉頭望了望,是位有著柔順淡褐色長髮、雙眼色彩與自己一樣的美麗女性。

      這是……

      爸爸、媽媽……

      少女在心裡哭喊著,幾乎再也沒喊過的稱謂。不知道為何,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心急之下,竟是哭了。

      「小乖乖,怎麼哭了呢。」兩人一愣。

      少女的父親揉了揉面前女兒的髮,蹲下身子。

      「花不會咬人的,別怕,嗯?」青年伸手輕撫著少女的面頰,說道。

      「好……」望著擔心著自己的父母,少女點了點頭,吸了吸鼻子。

      才不是怕花會不會咬人呢……是因為眼前的,是年幼時就分別的雙親啊……

      任由雙親牽著自己的雙手,少女決定暫時忘卻這樣的事實。

      「來比賽,誰最先跑過這片花海,好不好?」挽起長髮,母親如此提議。

      「唉,小嵐,你這是欺負我們父女倆喔。」青年抗議,「以前你可是短跑冠軍耶,為了比賽公平我只好飛了。」

      「不行!你用飛的話,我晚上、晚上就不做飯給你吃!」少女的母親。

      「哪有人這樣的啦!」

      最後三人還是一起跑了。

      「爸爸,媽媽,你們跑太快了啦……」努力的呼喊著,少女跑得踉踉蹌蹌的,還只能勉強看見父母的背影。

      然而,背影卻也越來越小,越來越遙遠。

      「爸爸,媽媽……」

      追逐著,跌倒了。狼狽地爬起身,繼續跑著,也再一次的摔倒。

      跑著跑著,少女卻突然地,醒轉了。

    *****

      「只是夢……為什麼只是夢……」

      即使短暫,那一點一滴卻都無比真實。少女緊抓著棉被,哭泣著。淚水流淌,悲鳴著。

      已經十五年了。她相信著父母總有一天,還是會回來找她。

      相信著總有一天的重逢。

      但是,她還是好想哭,好想哭。

      想念父親安慰自己的溫柔笑臉。想念母親抱著自己時好聞的香氣。

      還有……

      「真的……好想你們……嗚嗚……」

      或許,只能在夢境中期待了……
    此篇文章於 08-02-2016 11:45 PM 被 帕格薩斯 編輯。


    只是條啪嘰
    我只是渴望自由的靈魂

發文規則

  •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 不可以發表回覆
  • 不可以上傳附件
  •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  

聯盟網站及推薦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