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頁,共3頁 第一第一 123
顯示結果從 21 到 22 共計 22 條

主題: 【短篇】劍神終極一戰,10/16更新至最終幕

  1. #21
    菁英狼 皇天蒼狼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7
    住址
    天魔居城     職業:    時間行者     技能:    永恆瞬間
    文章
    1,726
    頭像出處
    薩克
    樂園幣
    8,978.28
    302
    在 191 個帖子中被讚了 571 次

    勳章欄

    10/16更新至最終幕

    第十八幕:意天劍宗


      當青雲村的人知道白青盜匪已經被狼老給鏟除時,激動得不得了,當晚就進行了慶祝。

      因為失去了白青盜匪的威脅,他們以後就可以更好的生活。

      狼老並沒有著急離開青雲村,而是暫時留下來,因為他必須教導灰曜和其他少年修煉。

      狼老所能傳授的,就是劍法,也是他自己所編撰出來的劍法,總共有兩門。

      第一門,就是意天劍式,是精華,只有一劍,卻千變無窮,講究隨心所欲,心之所向,劍之所至,看似簡單,實則玄奧無窮,威力會隨著練劍者對劍的認知而不斷的提升。

      第二門,叫做神荒劍法,是一門很基礎的劍法,當然,基礎是相對於狼老而言,自從持劍之後,腦海之中關於劍的感悟不斷湧現,讓他懂得很多很多,只是他並不知道,那些感悟放在這個世界,無人能及。

      當然,以狼老那樣的劍道感悟所創造出來的基礎劍法,絕對不簡單。

      神荒劍法,可以說是囊括了一切劍法的精髓,將神荒劍法練好,勝過修煉萬千劍法,對於這點,狼老可是相當有自信。

      包括灰曜在內,青雲村內總共有十八個少年隨著狼老練劍,全部都修煉神荒劍法。

      這門劍法,看似簡單,但是卻一點都不簡單,越是修煉,就越會發現其中的浩瀚之處。

      至於意天劍式,只有灰曜一個人修煉,其他少年,狼老並不打算傳授。

      神荒劍法不算對狼老而言不算什麼,但意天劍式卻是他的心血,真正的精髓所在,屬於獨門劍道,自然不會輕易傳授出去。

      此外,他對意天劍式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熟悉感,當初,他創造出這門劍式時,直覺想到的就是意天劍式這一個名字,狼老也不清楚為何會取這名字。

      或許,和他曾經的記憶有關吧?

      除了劍法之外,還需要修煉方法,畢竟他們不是狼老,沒有他那樣的能力。

      修煉方法來自於白青盜匪兩大首領的修煉功法,那兩門功法被狼老輕易的吃透之後,提取其中的精髓,再融合自己的感悟,最終創造出一門功法,取名為天荒訣。

      憑著這一門天荒訣,足夠灰曜等少年修煉到靈玄境層次,至於後續的修煉,就看他們自己的努力了。

      狼老,只是一個引路人,帶領他們走上劍修之路,僅此而已。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日後,狼老便任由他們去成長,經歷風風雨雨,唯有如此,才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有狼老的盡心教導,又有白青盜匪得到的種種靈藥補益,十七個少年的修為提升很快,劍法的修煉也很順利。

      一轉眼,五年的時間過去了。

      狼老的年紀,恐怕已經破百歲了,而他的體質終於勝過普通人許多,堪比練氣境修煉者,至於灰曜等十八個少年狼人的提升也是很可觀,一個個都成為氣海境高手,其中灰曜的進度最超前,已經是氣海境圓滿高手。

      五年的修煉,提升的不僅僅是修為,連帶著神荒劍法也修煉得十分不錯,並且在這五年的生死戰鬥中得到了磨礪,各自有所收獲,演變出各自的風格來。

      尤其是灰曜,更為出色,並且他的意天劍式也初具成效。

      一切,都已經妥當了,也該是離開的時候了。

      狼老離開村莊時,全村的人都出來歡送他

      ※

      山峰足足有上千公尺高,高聳入雲,看不到山頂的情況,一道白色身影站在山腳,抬頭仰望這處氣勢恢弘的高山。

      狼老左手提劍,就這麼抬頭看著,仿佛要看到天荒地老。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看什麼,也不知道為何而看,只是隨心所欲。

      雪山之巔,蒼白的世界。

      狼老卻席地而坐,劍放在雙腿上,似乎感覺不到絲毫的寒意。

      他依然在看著,看著眼前的白色,看著無盡落雪飛舞。

      烈陽高照,號稱生命禁區的沙漠。

      縱然是凝元之上的強者,也不願意進入這樣的地方,此時,卻有白色的身影慢慢行走,一步一步踏出。

      狼老就這麼走著,用他的腳步,行走於這個世界。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狼老走得很慢,又是走走停停,有時候會盯著一株小草一片樹葉發呆上大半天,有時候又會在一個地方一住就是大半個月甚至更久。

      有時候興致一起,拔出長劍舞動,沒有絲毫章法,完全是隨心所欲,將自己將劍交給心,一練就是數天數夜。

      歲月流逝,不知不覺,便是二十年過去。

      「哈哈哈!我終於突破,成就神遊境強者了,哈哈哈!」一道猖狂的大笑聲響徹天地,一道身影自一座山洞內飛出,氣勢浩大,驚天動地。

      隨即,那身影飛掠而過時,看到了一道坐在山巔的白色身影。

      「哼,螻蟻。」這神遊境強者一聲冷笑,直接一拳打出,打算將那白色身影連同那座山轟碎。

      但當他出掌的剎那,似乎看到一雙明亮的藍色眼睛,深邃浩瀚如宇宙星空,一抹劍光在眼前放大,他仿佛看到了無盡星空,隨後,如中箭的鳥兒一般,身形微微一顫,從高空墜落。

      任你神遊強者,也擋不住一劍。

      收劍入鞘,神色平靜,狼老起身,離開這盤坐了一個月的山峰,慢慢下山,繼續前行。

      沒有特定的方向、沒有特別的目的,一切,都交給自己的心、交給自己的劍。

      隨後,又是五年的時間過去……

      狼老依舊在行走著,他的體質似乎在慢慢地改善,他也漸漸的知道了,劍法是有境界高低之分的。

      基礎、劍元、劍靈、劍宗、劍魂、人劍合一、心中有劍、天地之劍以及最後的神境。

      而自己的劍法境界,已經達到了天境極限,往上,便是只存在於傳說之中的神境,那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境界,狼老不知道。

      但是,他又很想知道。

      十年!

      二十年!

      三十年!

      四十年!

      五十年!

      轉眼,便是百年過去了。

      狼老依舊還在行走。

      這個世界很遼闊,哪怕是神遊境強者全力飛行,花費上萬年時間,也難以圍繞一圈,更別說狼老是用普通人的速度行走了。

      而百年過去,狼老還是原來的樣子,絲毫不顯更加蒼老。

      一路的旅行,他殺過很多人,也救過很多人,留下了一個又一個的傳說,神荒劍法也隨著他的腳步,漸漸的擴散開去。

      有的是他直接傳授,有的是他所刻下的劍痕被人學習。

      無意間的一個舉動,讓神荒劍法被更多的人學習到,修煉著,傳承下去,漸漸的擴散到這個世界。

      這世界中的東大陸上,一座山峰高聳入雲,這裡,有一個新興的宗派崛起……

      「今日,便是我們意天劍宗開宗立派之日。」山峰上,已經是中年模樣的灰曜身穿白色長袍,背著長劍,帶領數百名白袍劍客整齊排列,一同跪拜,前面,則是一尊雕像……

      白色的雕像卻栩栩如生,赫然是狼老的模樣。

      一拜……二拜……三拜……總共九拜。

      「記住,意天劍宗開宗祖師,便是意天劍式和神荒劍法的創造者——意天劍神!」灰曜的目光變得悠遠,有一絲的想念和無限的尊敬。

      這差不多兩、三百年的時間,他從一個凡人不斷的成長起來,直至今日,被人稱為意天劍王,開創意天劍宗,修為,已經是神遊境七層,也算得上是一方強者了。

      這段歲月下來,神荒劍法和意天劍式帶給他的好處極大極大,讓他擁有越級戰鬥的能力,尤其是那無比強悍的意天劍式,越是修煉下去就越覺得其博大精深,如宇宙星空一般的浩瀚,無窮無盡。

      當年,他曾經還是凝元境時,曾以意天劍式一劍擊殺一名靈玄境二品的強敵,引發整個修煉界極大的震動,要知道,小層次之間的跨越挑戰擊殺不算什麼,但大境界之間的差距太大太大,如天淵之別,能保命已經不錯,更不要說斬殺了。

      但灰曜卻做到了!憑著意天劍式!

      「傳我意天劍宗之令,凡修煉神荒劍法者,皆可入我劍宗。」意天劍王灰曜說道。

      這消息,將會隨著意天劍宗的弟子們以及前來觀禮的眾多修練者們散播開去,慢慢的傳遍整個世界。

      同時,灰曜也希望,狼老可以聽到這個消息。

      不然世界太大了,他也不知道到哪裡去尋找狼老。

      至於當年在青雲村被狼老親自指點的十七個狼人少年,如今也都是靈玄境高手,一個個都是意天劍宗的開宗立派元老,一個個實力也十分強大,橫行靈玄境這個境界,難尋敵手。

      有劍王也有諸多靈玄境高手坐鎮,門下還有許多凝元境、氣海境和許多練氣境,意天劍宗站穩了腳跟,開始發展起來,隨著意天劍王的一道令發出,不少修煉神荒劍法的人紛紛趕來,拜入意天劍宗門下。

      他們所修煉的神荒劍法,絕大多數都是從他人之處學到的,往往不夠完整,修煉下去,難以取得什麽成效。

      而根據消息,意天劍宗的祖師意天劍神,正是傳下神荒劍法之人,唯有在意天劍宗內才能夠修煉到最正宗的神荒劍法,甚至還有傳說中,那能夠讓人跨越大境界斬殺強敵的意天劍式。

      這吸引力無比巨大,甚至還有超凡境強者,也就是劍皇來到了意天劍宗。

      超凡境之上,則為入聖境,號稱帝級強者,但這個世界,入聖境強者,雖然存在,卻都深居簡出,或者進入一些禁地探索,平時很難以見到,超凡境強者便屬於最頂尖。

      至於入聖境之上的聖王境強者,不知道是否存在。

      幸好那劍皇很有禮貌,拜入意天劍宗,學習最正宗的神荒劍法,成為意天劍宗的太上長老,還開始修煉意天劍宗的真傳意天劍式。

      有了一尊劍皇坐鎮,意天劍宗一躍成為更加強大的宗門,蓬勃發展。

      轉眼,又是一百年過去。

      意天劍宗的宗主意天劍王突破,成就意天劍皇,成為入聖境強者。

      但本來應該是舉行慶典的一日,卻有一大群人來到了意天劍宗的山門,一出手,就打傷了兩名鎮守山門的弟子,引出了灰曜這名宗主以及一眾靈玄境長老。

      「來者何人?為何出手傷害我劍宗弟子?」在灰曜的示意下,一名靈玄境長老出聲喝道。

      「我們是萬羅劍宗的人,今天是來向你們討個交代。」在萬羅劍宗此次領頭人的示意下,一名身穿黑色長袍,陰陽怪氣的老者走上前來說道:「你們意天劍宗的弟子在之前登天域中的生死擂台上殺了我們萬羅劍宗的第一線天才弟子,此事,你們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討交代是一回事,過來之前他們還刻意將消息給大肆宣傳出去,因為他們想讓整個東大陸乃至於其餘大陸看看,意天劍宗將會如何屈辱地臣服在他們萬羅劍宗面前。

      所以周遭,還有不少跟來看熱鬧的人,足足有上萬多人。

      「登天域的生死擂台,雙方都有簽定生死條約,且有登天城一方的強者作證,為何我們要給你們一個交代?」意天劍宗的靈玄境長老反問道,語氣中充滿了不滿。

      生死擂台上的生死決鬥,都得經過雙方同意,並簽下生死提約,一共三份,而且都有各自的神識印記,絲毫不能做假,事後也不能有任何報仇行動,沒想到,萬羅劍宗這等大勢力,竟然不顧規矩,直接殺上門來。

      「嘿嘿,就憑我們萬羅劍宗有劍聖坐鎮,而死去的天才弟子正是本宗劍聖老祖的親傳弟子,你們今天要麼交出意天劍式,要麼滅門。」萬羅劍宗的老者繼續說道,對於萬羅劍宗的實力,他是相當有自信,意天劍宗就算再強大,卻沒有劍聖級強者,也就是聖王境強者坐鎮。

      而入聖境和聖王境之間的差距,極大極大。

      「萬羅劍宗的諸位,還請不要強人所難,意天劍式是我劍宗的鎮宗絕學,是不會給你們的。」灰曜站出來開口說道,身為意天劍宗當代宗主,他自然得站出來處理這件事,捍衛意天劍式這門由狼老所傳下來的獨門劍道。

      意天劍式,可是狼老的心血,是絕不會輕易外傳的。

      「很好,那從今天開始,意天劍宗就此除名。」萬羅劍宗此行的代表說道,他,也是一名劍聖,而且還是中階聖王,一名聖王境六重天的劍修。

      他一步踏出,就有一股強悍的劍意散發而出,鎮壓向意天劍宗的一行人,許多實力較弱的弟子、長老,紛紛感到身體一陣陣刺痛,不得不退入山門之內。

      如此強大的劍意,也驚動了意天劍宗內的那尊太上長老,匆匆破關而出,來到了山門外,可惜,他的修為只比灰曜強上一些,面對一尊聖王境劍修,可能還不是對方的對手。

      然而,就在灰曜打算拚死一戰時,雙方之間的虛空陡然出現一絲漣漪,緊接著,一道白色的身影從虛空之中走出。

      一身白色長袍、一身白色毛髮,蒼老的臉上有著些許皺紋,唯獨那一雙眼睛,是深邃的天藍色,左手提著一柄長劍。

      而隨著這道身影的出現,那劍聖級的可怕劍意頓時煙消雲散,彷彿不存在過一樣。

      來人,正是消失已久的狼老,意天劍神。

      消失了三百年的狼老,今日,終於回到了意天劍宗的山門,回到了灰曜的面前。

      「狼老……」灰曜的神色中,有震驚,有喜悅,也有感動,因為狼老回來了,這名替青雲村,替他們做出不少貢獻的狼人老者。

      「拜見師祖!」一名當初經過狼老親自指點的狼人少年立刻跪下,恭敬地說道,身後,那無數意天劍宗的弟子,不管是剛入門的記名弟子、內門弟子、核心弟子,亦或是天才弟子、執事、長老等等,全都紛紛跪下恭敬地喊道。

      而那尊太上長老,也是行了一個最隆重的劍禮,那完全是後輩對於前輩以及比自己強的人所行的最高級劍禮。

      「哼,一個什麼都不會的糟老頭也會是你們的開宗老祖師?笑話!」萬羅劍宗的一尊超凡境長老冷聲說道,將普通人奉為開宗老祖,這根本就是修煉界的笑話。

      「你就是傳聞之中的狼老吧?現在快帶領你意天劍宗的所有人跪下,臣服我萬羅劍宗,並奉上意天劍式,本聖能作主,饒你們不死。」萬羅劍宗的那名劍聖一面拔出一把黑色長劍一面開口說道,別說一個超凡境強者,就算是一名入聖強者,在他眼中都跟螻蟻一樣,更何況還是一名普通人了。

      但是,狼老的反應卻出乎他的意料。

      「灰曜,你且看好,這是我要傳授給你的意天劍式的第二式。」狼老說道,但只有灰曜能聽得到他說什麼,因為狼老是用靈魂傳音的方式。

      狼老拔出長劍,那是一把銀白色的長劍,顯然,是一柄不錯的長劍,已經不再是當初那把精鐵劍,而後,就是輕描淡寫且緩慢的一揮,在虛空之中畫出了一個圓。

      一道銀白色劍光,簡單到極致,平凡到極限,卻彷彿穿越時空,穿過重重虛空,無中生有,將那名劍聖強者給圈了起來。

      這一劍之下,彷彿有無數世界閃爍,有著一股開闢天地的味道,生生滅滅,生死輪迴,一切,盡在劍下演化而出。

      後方的灰曜等人,完全被那簡單的一劍給震懾住,但唯有灰曜才能從這一劍中體會道一絲絲不同的奧妙,彷彿天地間的無數玄奧,盡在其中,被狼老的古樸劍術給詮釋出來。

      至於其他的人,包括萬羅劍宗的人,卻沒有這樣的感悟,因為他們的境界不足,又或者是,這是狼老刻意為之,只讓灰曜可以感悟他劍中的一絲玄奧。

      劍光閃爍,僅僅只在一瞬間,狼老已經將長劍收回鞘中,而後就這樣站在原地,神色依舊平靜

      至於萬羅劍宗的那名劍聖,則是呆愣在原地,一動都不動,隨即,他手中的長劍掉落在地上,整個人身上的氣息如潮水般地迅速衰退,他的頭髮、眉毛以及鬍鬚飛快地變著花白,境界也開始跌落。

      轉眼之間,他已經從一名聖王境的頂級強者,淪落為一個凡人,而且還是一名鬚髮皆白、身軀佝僂的老者,似乎就連保持站立,都得耗盡他所有力氣!

      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一個個雙眼瞪大,不敢相信地看著這一幕!

      一劍,就將一名劍聖給廢了!

      狼老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聖王境巔峰?還是半神強者?

      「太、太上長老大人!」萬羅劍宗的幾名長老立刻衝上前來攙扶住他們的太上長老,給他吞服幾顆聖藥,但全都沒用,他們的太上長老,已經成為了一個老邁的普通人,此生再也無法修煉,恐怕就連壽命也所剩不多了。

      「我沒有殺他,所以快帶著你們的太上長老離開,再有下次,萬羅劍宗將會……」一道蒼老的聲音傳遍了全場,語氣相當平靜,卻莫名地帶有一絲令人無法反抗的威嚴存在。

      「滅門。」

      最後的兩字,傳入了在場的所有人耳中,其中蘊含著一股可怕的劍意,讓萬羅劍宗人馬中一些實力較弱的人頭痛欲裂,倒地哀嚎,而那些超凡境長老的元神也受到不少傷害,一個個口吐鮮血,已然受創,大驚之下,趕緊帶著已經變成普通老人的太上長老以及一眾弟子離開。

      在萬羅劍宗的人離開後,狼老才轉過身來望向意天劍宗的所有人,嘴角帶著一絲笑意,神色間有一股欣慰和驕傲。

      「灰曜見過師尊!感謝師尊指點!」灰曜行了一個最高級的劍禮,但只見狼老擺擺手。

      「詠夜太上長老。」狼老淡淡地開口,卻讓意天劍宗那名劍皇渾身一顫,為何這名開宗老祖知道自己的名字?

      「弟子在!」名為詠夜的太上長老回道。

      「日後,意天劍宗便交給你和灰曜了,務必要將意天劍宗發揚光大,並且,維護意天劍宗的尊嚴以及宗旨。」狼老語調平靜,彷彿事不關己:「意天劍宗的弟子,不會懼怕任何麻煩,也不會主動招惹任何麻煩,但不代表我們懼怕麻煩。」

      「弟子遵令!」所有意天劍宗的弟子包括詠夜在內都同時高呼出聲。

      在意天劍宗待了一個月之後,狼老再次離去,而灰曜也再度進入閉關之中。

      當日之事,也隨著在場的不少修練者口中傳了出去,漸漸地,傳遍了整個修煉界,再度造成一大轟動,成立數萬年,鼎鼎有名的萬羅劍宗的一尊劍聖,竟然被一劍廢掉。

      而廢掉他的人還是意天劍宗從不露面的開山老祖,意天劍神。

      但卻沒有人為萬羅劍宗感到同情,因為一切都是他們咎由自取,先是無視登天城的生死條約,事後上門算帳,還以大欺小,劍聖強者出手干預晚輩之間的事情,更揚言要意天劍宗交出鎮宗絕學,這如何不讓人發怒?

      這個消息讓無數宗派勢力有了行動,紛紛攜帶厚禮前來意天劍宗,想要結交一番,就算不能結交,也盡可能不要與之為敵。

      否則要是引出意天劍宗的開山老祖,那恐怕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一劍之下,都得修為盡廢,淪落為年老衰弱之凡人,今生今世再也無法修煉,甚至,有可能直接在那一劍之下斃命。

      隨後,又是五百年的時間過去了,意天劍宗宗主意天劍皇突破,成就意天劍帝,成為一尊聖王境劍修。

      意天劍宗一下子成為這個世界的頂級勢力之一!

      接著,又是一個五百年過去,意天劍帝再度突破,成就意天劍聖,天下驚動,無數勢力由宗主、門主一級的人物帶著厚禮上門來慶賀,就連萬羅劍宗,也是所有超凡境之上的強者盡出,在現任宗主的帶領下,帶著最隆重的禮物,上門前來來陪罪。

      發展、發展,再發展!更多的人修煉神荒劍法,這個世界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劍修,進入了劍道昌盛時代。




    待續


    <<感謝薩克的圖
    會員管理通則
    站務宣導:你的回文與鼓勵是發文者創作的動力
    新狼月
    獸設圖
    天魔型態獸設
    天魔轉生型態

  2. #22
    菁英狼 皇天蒼狼 的頭像
    註冊日期
    Oct 2007
    住址
    天魔居城     職業:    時間行者     技能:    永恆瞬間
    文章
    1,726
    頭像出處
    薩克
    樂園幣
    8,978.28
    302
    在 191 個帖子中被讚了 571 次

    勳章欄

    10/16更新至最終幕

    第十九幕:劍神


      狼老行走千年,卻沒有走出太遠,只是當他路過一些城鎮時卻發現,很多人都在練劍,就算是一些孩童也會手持木劍耍上幾下。

      他發現,那些練劍人的劍法,有一絲神荒劍法的影子。

      淡淡一笑,或許,他留下的些許傳承,正漸漸的擴散開去。

      接著,又是一千年過去,狼老現身於意天劍宗後的第兩千年。

      意天劍聖灰曜再度突破,成就半神境強者,被封為意天劍主!

      意天劍宗一下子成為這個世界最頂尖的勢力!

      宗門內弟子破萬,凝元境高手無數,就連超凡境的強者都有數十尊,入聖境的長老更是多達二十多位!

      而且門內,還有一尊劍聖,詠夜劍聖!

      這個世界,也慢慢變成了一個劍修的世界,也步入了劍修最鼎盛的大時代,一個個的劍道宗門興起,卻都以劍道聖地意天劍宗為首,他們也都知道,是意天劍神引領了劍道的昌盛,他是劍道時代的開辟者。

      意天劍神這個稱呼,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

      神荒劍法,也成為了一門普及所有劍修的劍法。

      ※

      千丈山巔,一身白袍的狼老拔劍起舞。

      劍道大時代來臨,駭然間,狼老的精神恍惚,仿佛飛起,與天地融合為一,他如同神靈,俯瞰大地。

      他看到了意天劍宗,巨大的宗門所在,無數身穿白色長袍的人在練劍。

      神荒劍法!

      宗門最深處,一個白袍老狼人在練劍,意天劍式。

      白袍老狼人的眉目,有幾分熟悉,第一眼,狼老就認出對方,灰曜。

      他的雙眼,掠過了整片世界,看到了無數的劍道宗門,看到了無數的練劍之人,不知不覺中,內心湧現了一陣難以言喻的感動,一瞬間,仿佛明悟了什麽。

      「原來……這便是神境……」

      摸著自己心口,狼老長長一嘆,腳下的整座高山瞬間崩解,化為虛無,又從虛無顯現重新凝聚,變成了一口巨劍,散發出無窮玄奧以及各色光芒。

      劍是劍、人是劍、地是劍、天是劍、萬物也是劍、虛空同樣是劍、心亦是劍,劍在手、在身、在心、在任何一處,無處不在。

      恐怖的氣息彌漫開去,驚動整個世界所有練劍者,不知不覺跪伏膜拜,一個個高呼『意天劍神』!

      「原來……我叫蒼煌……」

      「原來……我是天魔狼族的族長……」

      手撫心口,一道道記憶閃現而出,狼老,也正是蒼煌,找回了自己所有的記憶,他的體質,再度經過一陣翻天地覆的變化。

      「夜櫻,我記憶已經甦醒,妳等著我。」

      一揮手中之劍,無聲無息,虛空裂開,對面,便是一片宇宙星空。

      七大上界,戰事仍然持續著。

      距離天魔狼族族長蒼煌‧伊亞諾特的消失,已經過去兩千年整,儘管全族哀弔,但天魔狼族卻更加的勇猛,獸界聯軍一方的眾多新生力量也隨之成長起來,補充到各個軍團之中。

      當然,五界聯軍一方也同樣有新血不停投入戰場。

      之後的戰爭不斷,但都是小規模的戰爭,就好像是在磨礪新軍一樣,雙方的損失都不大,活下來的,漸漸都從新丁變成了經驗豐富的戰士,甚至成為精銳。

      但作為七大上界中排名前二的仙魔兩界,他們的資源更多,而且有魔族的生命層次是屬於第二次列,仙界同樣也有些接近第二次列的生命,所以同樣的成長時間,他們成長得更快更強。

      漸漸的,獸界一方再次慢慢處於劣勢,曾經收復的界域又一個個被五界聯軍奪取改造。

      這,終於引出了天魔狼族內,已經有數百萬年從未現身的太上長老,而且,還是三尊全部出現!

      三尊天魔狼族太上長老,兩名老者一名中年人,渾身上下沒有一絲一毫的氣息散發而出,彷彿三名普通人。

      「天劍,帶著第一禁衛軍守護好聖城。」三尊太上長老中看上去約莫三十多歲的那名年輕棕毛天魔狼開口說道,他身穿一襲白袍,氣宇軒昂。

      「悉聽尊便,太上長老大人。」天劍恭敬地撫胸說道,在太上長老面前,哪怕他是第一天魔禁衛軍軍團長,也得抱以無比尊重。

      因為三尊太上長老都是天魔狼族內輩份最高的三人,他們不僅實力恐怖,威望更是很高,絲毫不比作為族長的蒼煌差。

      「黑犽、天雲,我們走吧。」年紀最大的那名白袍太上長老用蒼老的語氣說道,他是一名白狼獸人,有著一金一藍的雙瞳,名為無塵。

      「仙魔兩界實在太過猖狂了,這一次非得讓他們血債血還。」另一名渾身黑毛的太上長老說道,他同樣是一身白袍,右耳上戴著一個金色耳環,雙瞳是寶石紅色,深邃得令人難以置信。

      三尊太上長老兵分三路,前往正被圍攻的界域支援,其中以那名年輕太上長老的速度最快,他來到了一處高等界域,這裡正在被古界和天界的大軍圍攻著,其中更有古界四大家族之一,羅家的人馬。

      天雲‧伊亞諾特,也就是這名看上去約莫三十多歲的太上長老,他一來到這處界域,二話不說,直接殺向了羅家的神皇境統領,一指一個,招招秒殺。

      「獸界一方聽令,一個不留,全軍出擊!」天雲一面屠殺古界的神皇強者一面下令道,他的出現,讓獸界聯軍士氣大振,開啟了大反撲。

      當然,天雲此舉也立刻引來古界和天界的歸虛巔峰神尊強者,每一尊都是九重天巔峰的可怕存在。

      「天雲,你莫要囂張,今日我們便要取你狗命,祭奠我族人。」南宮家族的一尊太上長老說道,手持一柄金色的長劍殺向了天雲。

      「金之天道?」天雲的眉毛一揚,雙手在胸前捏印,一道道磅礡的力量波棟從他身上散發而出,但他的這股力量卻不是神力,而是一種在場眾人都不清楚的力量。

      但這股力量卻遠遠超過神力!

      「通天訣……滅空一指。」天雲右手一指點出,一道無形波紋往前方瀰漫出去,接著,令人驚恐的一幕就發生了,南宮家族的那名太上長老的身軀直接被無形波紋給打出了一個大洞,而後化為漫天血肉飛散,神魂也飄散於天地間。

      僅僅一指,就殺了一名歸虛巔峰神尊,這讓其他的神尊在一時之間都不敢上前,而天雲則是神色冷漠地望著眾人:「敢欺壓上我獸界,就該做好死的覺悟。」

      而另一邊,無塵和黑犽兩尊太上長老也是展現出可怕的戰力,殺得五界聯軍眾多神尊連連敗退,身受重創。

      其中無塵周身黑金色光芒閃耀,他的上空有天道蛟龍遊走,散發出驚人的氣勢,而他面對的,足足有十二位歸虛九重天巔峰神尊。

      身為天魔狼族內年紀最大且輩分最高的的一尊太上長老,他的實力早已經登峰造極,距離那十重天之境只剩半步之遙。

      無塵雙手後負,面對對方的攻擊,單靠那強悍的黑金色光芒就能抵擋,並發起可怕的反撲。

      這,便是無塵修練的天魔亂天劍道!

      「亂天劍‧劍嘯山河。」無塵右手一揚,成千上萬把由黑金色光芒凝聚而成的長劍射向了那十二名神尊以及他們身後的大軍,每一把劍都帶著恐怖的天道之力以及凌厲至極的氣息。

      那十二名歸虛九重天神尊還能應付,但他們底下的士兵們可就慘了,一個個直接被長劍洞穿身體,神魂崩潰,一個個從空中摔落,殞落當場。

      而黑犽,也是大開殺戒,落入他手中的神尊強者很快就被他給重創,甚至有得直接被擊潰神魂,形神俱滅。

      無相魔天典。

      這便是黑犽修練的武功,是一門練體與練氣同修的功法,因此他也主修練體天道,上空也有不少天道蛟龍,一身實力強悍無比。

      三名天魔狼族太上長老出手之下,戰事漸漸逆轉,但奈何遠水就不了近火,還是有部分界域幾乎要被攻陷。

      儘管在這兩千年內,獸界之中,又誕生出不少的英杰,一個個天資非凡,戰力驚人,他們組建一支又一支的奇兵,游走於各處的戰場之上,一次次的協助主力軍團抵御敵軍,一次次的對抗五界聯軍一方的軍團。

      兩千年內,其中,所有的年輕一輩英杰當中,最為傑出的有兩人,都來自於天魔狼族。

      當他們第一次展露鋒芒時,是兩人聯手斬殺了一尊魔族的神尊境二重天強者,而當時的他們,卻不是神尊境,只是神皇境極限強者。

      很快,關於這兩名天魔狼族的一切被人挖掘出來。

      極天劍聖尹無極‧伊亞諾特以及太天劍聖賽菲莉亞‧伊亞諾特

      他們,還是出自於下界中一座低等界域,名為星羅界域,緊接著,人們更震驚了,因為當年的混天劍尊蒼煌,正是從星羅界域走出來的。

      這兩名天魔狼族,分別出生於下界星羅界域中的兩處不同的天魔狼族部落,而且,還都是劍修!

      最令人震驚的是,就是他們都有傳承於混天劍尊蒼煌,他們在一次的機遇下,得到了蒼煌留下的傳承,那便是混天劍道之下的衍生分支──『極天劍訣』以及『太天劍訣』,因此他們以不足一萬歲之齡,登臨神皇境十重天極限,此等實力,已經可以和神皇座第一的那位角逐了。

      天魔無雙軍!

      便是這兩名天魔狼族組建的奇兵,總數五百人,成員全都是天才一級的神皇境強者,其中更有七名位列在神皇座上的絕代神皇。

      一番激戰,他們將魔族的一支奇兵滅殺,卻也被魔族強者追殺。

      這,是一尊魔族的神尊境八重天強者,實力強橫無比,追殺之下,無雙軍不斷有人被殺死。

      尹無極和賽菲利亞的實力強橫,聯手之下足以斬殺尋常的魔族破虛期神尊境強者,但對上歸虛期神尊強者,卻相差太大太大。

      無雙軍戰士一個個自爆,企圖殺傷殺死魔族強者,卻很難以辦到,只能給尹無極和賽菲莉亞兩人爭取到一絲脫身的機會,卻也很渺茫。

      「你們兩個逃不掉的。」那魔族神尊強者揮手之間,彷彿要將一切都給毀滅,緊緊追擊。

      「賽菲莉亞,你先走,我來擋住他。」尹無極轉身,持劍橫在身前。

      「我們聯手!」賽菲莉亞也跟著轉身。

      「蒼煌前輩生死不明,妳要活下去,繼承他的混天劍道!」尹無極迅速說道。

      「你們是在說你們的族長蒼煌嗎?他已經死了!」魔族神尊境強者追擊而至,卻沒有立刻動手將兩人殺死,而是揮手之間,化為兩條黑色的繩索,將他們束縛起來。

      他的目的,也不是殺死尹無極和賽菲莉亞,而是要將他們活捉,帶回魔界去,經過化魔池轉化為魔族。

      「就算是蒼煌重現,我也會將他打一頓,再抓回去。」抓到尹無極和賽菲莉亞兩人,這魔族神尊八重天強者很高興,因為他可以得到魔主的獎賞。

      「若是蒼煌前輩在,一劍便可殺你。」尹無極冷喝道,鼓動一身力量,卻動彈不得。

      「可惜,他已經死了。」魔族神尊強者笑道。

      不過這時,這處界域的虛空突然現了一道數千公尺的裂痕,仿佛被利刃切開似的,無聲無息。

      這一幕,讓魔族神尊強者一驚,立刻頓住身子,也讓尹無極兩人驚訝不已,紛紛盯著那裂痕。

      在他們的注視當中,裂痕不斷的縮小,當縮小到十公尺時,一道身影仿佛閑庭漫步般的,從裂痕當中走出。

      白色的長袍散發出樸素的氣息,不帶絲毫煙火,白色的毛髮散發出絲絲光澤,有些炫目,那一雙天藍色的雙瞳,清澈且深邃,浩瀚無比。

      「蒼煌前輩……」尹無極和賽菲莉亞出聲說道。

      此人,正是一劍破界而來的蒼煌,也是留下極天劍訣以及太天劍訣的天魔狼!

      聽到聲音,蒼煌轉頭看去,臉上露出一抹欣慰的微笑。

      「尹無極、賽菲莉亞,你們也來到了上界了……」一聲招呼,讓尹無極和賽菲莉亞確定,此人就是上界天魔狼族族長,那個令五大上界聞風喪膽的混天劍尊蒼煌。

      他,並沒有死,也回來了。

      「你是蒼煌!你竟然沒死!」魔族神尊強者臉色大變,隨即察覺到,這蒼煌的身上,並沒有什麼強大的氣息波動,就好像是一個普通人似的。

      而且,一絲一毫都沒有。

      要知道,他可是歸虛期神尊強者,神魂之力無比強大,就算是九重天境的神尊也無法如此完美的遮蔽自己的氣息,顯然,如今的蒼煌,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根本就沒有什麼實力可言。

      「沒死正好,我剛好將你一起抓走。」一揮手,一道黑光便射向蒼煌。

      「前輩小心!」尹無極兩人大喊。

      蒼煌卻是神色不變,拔劍刺出,那黑光潰散,而刺出的那一劍直接將魔族神尊八重天境極限強者的眉心貫穿。

      眉心被貫穿,神魂直接被擊潰,他的身軀也化為粉塵飄散於天地間,一尊神尊八重天強者,就這樣被一劍斬殺了!

      他一死,束縛尹無極兩人的力量也隨之消失。

      「前輩,你的修為……」尹無極問道,他同樣感覺不到任何氣息。

      「還在,但也不在。」蒼煌笑道,很輕鬆。

      「前輩已經處於神尊十重天巔峰之境?」賽菲莉亞困惑不解。

      「或許是吧,但我還有劍便是。」蒼煌微微一笑,即便是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境界。

      尹無極兩人一愣,卻無法理解蒼煌的話,因為他們的劍法境界盡管達到天境,卻只是天境中階而已,除非他們的劍法境界達到天境極限,並且歷經生死變故等等一切,才有可能理解一二。

      天境的劍法境界和神境的劍法境界,比凡人和神尊境之間的差距還要大。

      「現在情況如何?」蒼煌又問道。

      尹無極開口回答著,賽菲莉亞則是補充,蒼煌默默聽著。

      當年,他受到魔主和仙主聯手施展的大歸空虛寂咒的攻擊,儘管靠著一股不甘的執念和遠古五大奇書的幫忙下活了下來,卻也失去了一身修為和大部分的生命力,壽元大大的縮短。

      但,因禍得福,他以無想天魔訣融合太初源劍典,他的修為完全恢復,並超越原本的極限,他的劍法,也摒棄了一切的束縛;一切的規則;一切的拖累,變得純粹,劍就是劍、劍法就是劍法、劍術就是劍術。

      是的,返璞歸真的劍。

      他不需要什麼劍法、什麼劍訣、什麼劍道,也不需要劍威、劍勢、劍力以及劍之真意等力量,只要有劍即可,更加徹底。

      一劍在手,便可以引動整個天地的力量、整個世界的力量、無數天道的力量,讓其為自己所用。

      這,便是神境的劍法境界,或者說,劍神!

      他達到了。

      所以他才明白,所謂的神境,便是如此,卻只能意會。

      他其實也不再需要什麼修為,因為整個天地、整個世界都是他的修為。

      但遠古五大奇書畢竟是先天神遺留下來的絕世功法,兩大奇書融合,讓蒼煌的修為盡數恢復,並且還達到一個無人知曉的至高境界。

      或許,只能稱作神尊境十重天之上的境界吧……

      如今,過去了兩千年,蒼煌歸來了,有些仇,也該清算了。

      混沌天幕外,五界聯軍全力進攻,猛攻獸界聯軍,神王、神皇,甚至是神尊強者也打得不可開交,天崩地裂,彷彿世界末日降臨一般。

      蒼煌和尹無極、賽菲莉亞三人來到這裡,他們來的速度很快,在蒼煌的幫助下,他只是邁出一步,就來到了這裡。

      「前輩,我們要怎麼做?」尹無極問道。

      「出劍。」蒼煌說道,語氣平淡,響起的剎那,蒼煌的長劍也隨之出鞘,一劍往前劃出。

      簡單、緩慢、清晰、玄奧!

      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劍出後,他們前方的一支數百萬人的大軍仿佛被無盡劍氣潮汐沖擊一般,數百萬人的五界大軍中,不論是真神境還是神王境,甚至神皇境,盡數在那劍氣衝擊之下,連反抗都來不及,化為粉塵。

      一劍!

      僅僅只是一劍,便將百萬大軍盡數擊殺,不論實力高低!

      這,哪怕是凜空劍玄那種層次的歸虛巔峰神尊也無法做到。

      尹無極和賽菲莉亞兩人都驚呆了。

      帶著他們兩人,蒼煌四處轉戰,所到之處,都只出一劍,每一劍下,必定殲滅五界大軍。

      不過短短的時間,算起來連半天都不到,整個獸界內外的五界聯軍,盡數被消滅一空,被戰爭破壞的一切,也都恢復過來。

      這,引起了五界一方所有神尊強者的注意,他們怒了,在仙魔兩界神尊的號召下,全部聚集在混沌天幕外頭,殺氣騰騰地盯著獸界一方的神尊強者。

      而在雙方大戰即將一觸即發的同時,虛空出現一道裂縫,蒼煌從裏頭走出,瞬間成為所有人的焦點。

      「你是……蒼煌……」凜空劍玄傻眼了。

      當年,蒼煌就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見,按理說,應該是徹底死了,現在是怎么回事?

      「劍玄,好久不見。」蒼煌微微一笑。又看向天魔狼族的四尊太上長老:「晚輩蒼煌見過四位太上長老。」

      「你可終於回來了阿……知不知道夜櫻那孩子有多傷心?」那名容貌傾國絕代的雌性天魔狼太上長老說道,她名為愛德蘭德‧伊亞諾特,是天魔狼族的第四位太上長老,一身實力,同樣登峰造極,同時,也是她出手庇護下界的天魔狼族免於古界和仙界的威脅。

      「這事過後,我自會去找夜櫻,還請前輩莫怪。」蒼煌拱手說道。

      「你就是之前中了大歸空虛寂咒的蒼煌,這一次,你死定了!」一尊魔族的歸虛巔峰神尊吼道,點出一指,黑色的指勁撕裂虛空,射向蒼煌。

      太快了,凜空劍玄等人根本就來不及救援。

      難道,又要再一次的看著蒼煌被殺嗎?

      「不必著急,交給族長即可。」無塵語氣平淡地說道,顯然不擔心蒼煌的安危。

      蒼煌出劍了,一劍刺出,黑色指勁在無聲無息之間潰散,那一劍,勢不可擋,直接貫穿了魔族歸虛神尊的身軀。

      可怕的力量肆虐全身,在眾人無比驚駭的注視下,那魔族歸虛神尊的身體開始崩裂瓦解,化為一點點的黑色光芒散開,如同煙霧一陣,徹底消失。

      一劍!

      一劍斬殺歸虛九重天巔峰的神尊強者?這是做夢嗎?

      不是做夢,當蒼煌刺出那一劍的剎那,所有的歸虛巔峰神尊都模糊的感覺到,整個天地的力量,都附加在那一劍之上。

      歸虛神尊強者的確是很強大,因為他們掌握了天道,但和整個天地的力量對比,卻還是有著很大的差距。

      出劍!出劍!出劍!

      一劍一劍之下,一個個歸虛神尊的身軀瓦解,化為最基本的粒子消散,而他們的能量也融入了天地之中。

      剩下的神尊嚇破了膽,紛紛用各自的保命手段逃竄離去。

      蒼煌沒有追擊,往仙界的神尊方向而去,與同樣的手段,斬殺一尊又一尊的歸虛神尊。

      獸界一方的所有神尊全部都被嚇傻了。

      什麼時候,神尊變得這麼弱了?

      一劍一殺!

      沒有理會他們,蒼煌一劍劃開虛空,走了進去,下一秒,便出現在仙界前方。

      「七大上界中,都擁有第一、甚至第二次列的生命,不能缺少,否則會影響到這世界的平衡,既然如此,我就將你們封鎮。」

      「不過在封鎮之前,仙主,我該還你一劍。」

      蒼煌的聲音,在整個仙界內響起,嚇壞了全部的仙人。

      一劍刺出,直接刺入了仙界最深處,金色大殿之內正在養傷的仙主,無可閃避。

      一聲慘叫,仙主昏迷,那一劍,直接讓他的傷勢加劇十倍不止,整個人又蒼老了不少,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夠恢復。

      「吾以劍神之名,封鎮仙界!」

      一劍下,化為一道可怕的劍光,落在仙界正中心,化為一把上萬公尺高的巨劍,散發出劍光,擴散到整個仙界,將之封鎮起來,直到若干年後才會解封。

      封鎮期間,仙界內的一切都會被削弱被壓制,那些第一、第二次列的生命,他們的生命層次也會跌落到與第三次列的生命一樣,再無優勢可言。

      這,是蒼煌所能夠做到的最大程度,再加劇一些,便會引發整個世界的災難,封鎮完仙界後,蒼煌又來到了魔界外。

      一劍刺出,刺穿了天地一般,同樣將魔界最深處的魔主一劍貫穿,打掉了他一半的生命力,也讓他的傷勢加劇十倍不止,需要休養無數歲月才有可能恢復。

      「吾以劍神之名,封鎮魔界!」

      一劍劃出,劍光射向魔界中心處,落下,化為一把巨劍,鎮壓住整個魔界,令得魔界如仙界一般,無論是氣運還是其他各個方面,全部都被鎮壓住,直到日後才能夠解封。

      到此,諸天神魔大戰終於結束,獸界各處無一不是響起劍神的傳說,奉蒼煌為一界劍神。

      然而,蒼煌返回域外聖城後,第一時間便去找夜櫻團聚,兩人共度一段不短時間的蜜月假期。

      最終,在天魔狼族包括太上長老在內的所有高層的協助之下,蒼煌回到域外聖城內,成為了天魔狼族新一代的天魔狼尊,守護天魔狼族以及獸界無數子民!




    END。


    <<感謝薩克的圖
    會員管理通則
    站務宣導:你的回文與鼓勵是發文者創作的動力
    新狼月
    獸設圖
    天魔型態獸設
    天魔轉生型態

發文規則

  •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 不可以發表回覆
  • 不可以上傳附件
  •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  

聯盟網站及推薦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