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結果從 1 到 3 共計 3 條

主題: 狼與獵人之子(人篇)

  1. #1
    狼寶寶
    註冊日期
    Jun 2017
    文章
    18
    樂園幣
    431.02
    0
    在 0 個帖子中被讚了 0 次

    勳章欄

    狼與獵人之子(人篇)

    前言:

    這是『狼與獵人之子』另一個視角的故事。這次的視角主人是少年傑諾伊。

    雖然我先寫的是狼的視角。但這兩篇並沒有先後順序,要先看哪篇其實都可以。

    這個故事目前大概進行到三分之一,如果想等完結再看的話,可能還要再等等...

    劇情上會有跟前篇一樣的地方,也會有不同的地方。

    同樣的,看完後有任何感想或指教,都請不要吝嗇在文章留言吧!







    01


    「哈哈、你看!收穫豐富啊,這可能換到不少錢!」

    一個中年男子開心的說著。他的名字是巴力昂,住在山裡的獵人。懷裡抱著被他捉到的獵物,那是幾隻已經死亡的幼狼。

    牠們幼小的身軀本該散發著無限的活力,此刻身上美麗的皮毛卻沾著些許血跡,稚嫩的雙眼緊緊閉上、再也不會睜開。

    「怎麼樣?你也覺得很好吧!」巴力昂轉頭對他的兒子說道。他們住在一間木屋裡,這裡的空間對只有兩個人的家庭,稍微太大了點,這是因為本來還有一個人住在這裡,巴力昂的妻子。

    「…我不覺得。」一個男孩以膽怯卻堅定的聲音回答道。他是獵人的兒子——傑諾伊,還是個十幾歲的少年。有著柔軟的褐色短髮,還有一雙碧綠的眼睛,就像新生的枝芽般翠綠,又像是澄澈見底的湖泊,驚人的乾淨透明。

    「什麼?你是什麼意思!」正在興頭上的獵人,迫不及待跟人到處分享自己的戰功,卻被潑了冷水。

    傑諾伊也曉得自己父親的脾性,因此他縮了縮肩膀,不敢再說什麼。

    「哼。」獵人巴力昂撇了撇嘴。抓著幼狼的屍體,兩眼放光,現在狼的皮毛可值錢了、雖然只是幼仔,但也很有價值!他在心裡高興的想這身皮毛拿去變賣能有多少,把他兒子的事拋到腦後。

    欣賞完自己辛苦的成果,巴力昂把幼狼放到專門儲存獵物的箱子裡。就去休息了。

    巴力昂走後,傑諾伊來到幼狼的箱子前,伸手進去碰了碰牠們,摸到的果然是已經僵硬的身體,他收回手,神色黯然。

    「對不起...。」傑諾伊站在箱子旁喃喃自語。明明就是殺害他們兇手的兒子,卻還道歉,不是很奇怪嗎?傑諾伊知道,可是除了這麼做,也沒有其他方式能表達他的愧疚了。

    他救不了牠們,只能眼睜睜看幼狼死去,卻什麼都做不了的人而已,傑諾伊深深感到自己的無力。

    如果能有機會...能給我一次機會......

    傑諾伊默默想著,走出門拿起水桶,例行性的到河邊取水。

    現在是黃昏,夕陽暖暖的光照耀著森林,將一切染上一抹溫暖的色彩,但是這抹暖紅卻照不進傑諾伊的心底。

    他慢慢走著,心裡還惦記著死去的幼狼,難得的,他沒有心思欣賞他一直喜愛的森林,也忘記自己是出來取水,看到一塊岩石,便坐在上頭休憩,頭垂得低低的,無精打采地盯著自己的雙腳。

    接著夕陽落下,黑夜暗沉的佈滿大地,直到此刻傑諾伊才想起自己出來的目的。他慌忙地拿起水桶來到河邊。

    來到平時取水的溪邊,周遭的黑暗使得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前進,只能靠著微弱的月光辨識方向。

    將桶子放進水中,寂靜的夜裡只聽得見潺潺的流水聲,本該是如此,因為一道奇怪的聲音劃破了夜晚的寧靜,傑諾伊緊張的抬頭,四下張望,那聲音感覺離自己不遠,如果是什麼野獸就糟糕了。

    那聲音又再次響起,這次傑諾伊聽清楚了,音調輕柔且斷斷續續,時而高亢時而微弱,那不是野獸,反倒像是嗚咽聲,像是幼小生物的求救。

    傑諾伊卸下警惕,朝聲音來源走去,起初他只看到一團黑色的物體,走進後藉著月光,發現眼前的生物,竟是一隻幼狼。

    傑諾伊不可能認錯,因為不久前他才見過,雖然是已經死去的幼狼。

    那麼眼前的這隻呢?

    跑到牠身旁,傑諾伊想要確定牠是否斷氣,於是蹲下身將牠抱起,傑諾伊已感覺到微微的掙扎,這表示這隻幼狼還活著。

    太好了...

    在懷中的小狼也不再掙扎,像是累到失去所有力氣般沉沉睡去。儘管小狼仍有一絲氣息,但是渾身冰冷,幾乎感覺不到一點溫度,傑諾伊擔心這樣的狀態持續會使小狼喪命,於是帶他遠離溪邊。

    傑諾伊不顧會弄溼衣服,緊緊抱住被淋濕的小狼,如此近的距離下,傑諾伊幾乎可以感覺到小狼的脈搏,雖然微弱,可是確實在跳動。

    他不再擔憂,朝著心中所想的目的地前行。

    此時夜已深,傑諾伊回到家中,父親已經入睡了,傑諾伊放輕腳步,小心的不吵醒他,拿起自己所需的物品後,趕忙跑去找小狼。

    剛才他將小狼放在洞穴中,那是以前在森林玩時發現的,起初只是在那附近的草原上玩耍,後來發現有兔子住在那個洞裡,傑諾伊為了不去驚擾牠們,便不在草皮上跑跳,只是安靜的坐在一旁,觀察著兔子和其他生物的生活,而現在,那裡已經沒有任何生物居住了,傑諾伊卻依然記得那個兔窩。

    正好,現在可以作為小狼的安身之地,只是那個洞穴還需打理一番,小狼也需要布擦乾身體,傑諾伊這才跑回家中。

    經過這段時間,傑諾伊終於又再次見到小狼,牠正睡在洞穴裡。傑諾伊小心地擦乾牠的身子,在地上鋪上柔軟的毯子,輕輕的把小狼放上去,而後整理一下這個洞穴,雖然天黑看不清,但這個洞穴隱密,長久下來也沒受到什麼破壞,傑諾伊只是拔拔雜草、拍拍灰塵,就算是整理完了。

    傑諾伊離開時,轉頭看了看小狼,牠仍安穩地沉睡著,不知道牠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不知道牠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面前,傑諾伊有好多關於小狼的疑問想知道,抱著這樣的心情,傑諾伊邁開步伐離開洞穴。

    再次回到家中,傑諾伊換了身衣服,就躺到床上去。在床邊放著一本他最喜歡的故事書,那是他母親在世時送給他的東西。傑諾伊輕撫著微微泛黃的書面,藉著依稀的月光,可以看到上面畫著許多可愛的動物,有兔子、有野豬、有猴子、有小鳥、還有狼。

    上面畫著的動物看起來感情很好的生活在一起,這果然是給小孩子看的,因為只有童書,才會不計種族之分,把掠食者和獵物畫在一起生活。

    儘管只是不切實際的幻想,傑諾伊還是很喜歡這本書,他輕輕的唸著書中的字句,一如兒時母親念給他聽的一樣,緩慢而溫柔,傑諾伊還記得在那童趣的話語下,包含著母親對他深深的愛。

    像是感到幸福似的瞇上眼睛,傑諾伊將書本放在懷中,蜷縮起身子進入夢鄉。

    隔天一早,傑諾伊在天快亮時就醒了。他每天早上會比父親還要早起一些打掃家裡、準備早餐。然後父親出門後,基本就是他的自由時間。這些在日復一日的生活裡,簡直就像是規則一樣明確的作息,終於在今天有了不同。

    等到巴力昂一出門去打獵,傑諾伊就迫不急待地到小狼的窩裡。平時無所事事的悠閒時光,雖然傑諾伊也很喜歡,但果然還是少了點什麼。

    來到了洞穴,傑諾伊不曉得小狼是否還在睡,於是放輕腳步不吵醒他,可等他走進去後,發現小狼早就醒了。

    太好了,傑諾伊心想。小狼度過昨夜的寒冷,平安活了下來。

    傑諾走進洞穴裡頭,第一次清楚的看到小狼,他有著一身灰色和尚未退去的白色絨毛,尖耳立在小小的腦袋上,冰藍色的眼裡有著稚嫩的光彩和不符合這個年紀的狠戾,此刻的牠正緊戒的盯著傑諾伊,發出恐嚇的低吼。

    眼前的幼狼就算再怎麼擺出嚇人的姿態,依舊只是一隻幼狼。熟悉動物的傑諾伊並不害怕,卻也不敢貿然接近。

    「不用怕,我不會傷害你的。」傑諾伊盡可能用著最溫柔的語氣說道。所有物種攻擊其他生物最大的動力,無非就是恐懼,害怕比自己更強大的力量傷害自己,最好的選擇是逃跑,如果逃不了,當然只能反擊。

    現在小狼一定是覺得受到威脅,而且無法逃跑,所以作出攻擊的樣子,這時不能再更去刺激牠,只能努力地釋出善意,讓小狼知道自己並不會傷害牠。

    「沒事的、沒事的......。」傑諾伊一次又一次安撫小狼。他緩緩退開幾步外的距離,然後蹲下。

    小狼在孩子保持一段距離後,果然就停止了低吼。只是目光依然緊盯著傑諾伊。

    真是厲害......。被這樣兇惡地對待,傑諾伊不但沒有不滿或害怕,反而是由衷的讚嘆。這麼小的生物,竟然已經勇於為保護自己而拚命,這強韌的生命力和意志,另傑諾伊佩服。

    在小狼緊迫的目光下,傑諾伊依然泰然自若的把手伸進口袋裡,拿出準備好的肉乾。

    「快吃吧,你肚子餓了吧。」傑諾伊將食物拋給小狼。

    不過小狼沒有自己料想中的將肉乾吃掉,反倒像是疑惑地聞了聞。

    「你怎麼不吃呢?」傑諾伊看小狼好像不明白那是吃的東西的樣子,索性自己示範一次。「像這樣放進嘴裡,然後咬碎。」

    注意到了傑諾伊的動作,小狼也有樣學樣的吃起肉乾,只不過看他吃力地啃咬的模樣,傑諾伊才驚覺一件事。

    「哎呀。我都忘了你可能咬不動。」傑諾伊看著眼前才那麼點大的小狼,很有可能是剛斷奶,理所當然還不能吃太硬的食物。

    「抱歉。我下次會帶適合你吃的東西來的。」傑諾伊在心中牢牢記下。

    看著小狼因遠危險而放鬆下來的樣子,真有股說不出的可愛。天生的傲氣與年齡的稚嫩兩種相反的特質,同時出現在這隻小狼身上,讓牠顯得矛盾卻有股獨特的美。

    傑諾伊情不自禁伸出手想摸摸小狼,但小狼卻立刻亮出獠牙,拒絕他的碰觸。

    有這種結果其實是可以預見的,傑諾伊無奈的笑了笑,收回手。下意識地看向了天空,現在是中午,正是太陽最熾熱的時候,儘管森林的許多樹木和霧氣使這裡比一般的平地涼上許多。

    在這沁人的涼感包圍下,狼與男孩就好像童話故事一樣和諧地待在一起,傑諾伊注視著小狼,出神地想到,狼真的是很美麗的生物。或許用這樣的形容詞有點奇怪,但傑諾伊是真心這樣認為的。

    也不知道爲什麽,心中有股想要照顧牠的念頭,或許是出於對幼小生物的喜愛,也或許是出於對牠們的愧疚吧。傑諾伊心想。

    當傑諾伊還沈浸在自己的思緒時,小狼一下子突然走出了洞穴,將他拉回現實。

    「你要去哪裡?不可以亂跑,被爸爸找到就不好了。」傑諾伊擔憂的道。森林裡危機四伏,如此幼小的小狼遇上了危險怕是無法自己應付。尤其是自己的父親,人類獵捕手法的殘忍,身為獵人兒子的他是最清楚的。

    但是這樣的心情並沒有傳達給小狼,牠依然自顧自地走向外頭。

    傑諾伊嘆了口氣,也只能追上。

    然而追上了小狼以後,傑諾伊才發現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小狼並不只是吃飽後隨處逛逛,只見牠東聞聞西聞聞,看似在尋找什麼東西。眼裡卻流露出濃濃的焦急與悲傷。

    牠輕輕地叫喚著,不同於斥退傑諾伊時兇惡的低吼,現在的牠發出似流水般細弱的聲音,近乎嗚咽,卻又包含了一絲期待。

    傑諾伊回過神來,就感到一股冰涼從腳底竄上腦門,不為什麼,只因它解讀出了小狼在尋找什麼。

    牠的母親。

    那樣如泣如訴的聲音,正是幼獸用來呼喚母親的聲音。

    可是...牠卻可能再也見不到母親了......

    而且,是因為他的父親的獵殺。

    本來可以在森林裡愉快生活的動物們,本來可以幸福的與父母一起生活的幼狼。本來是那樣光輝無暇,盡顯出生命之璀璨的生物,卻因為他的父親、人們為了利益開出的那一槍,而失去了與父母團圓的可能,失去了本該有的光輝。

    傑諾伊看著努力不懈的尋找母親的小狼,只感到一陣愧疚和悲痛,他很想告訴他不要再找了,卻又不忍將事實說出口。

    「對不起......。」最後,他能說出的依然只有這句話。這是一個求不到原諒的道歉。

    小狼卻好像是感應到了傑諾伊的想法,又好像是找了太久而終於放棄。他不在尋找,仰天長嚎了起來,那悲傷、不解、痛苦的哭聲,很難相信是一個如此幼小的狼所發出的。

    即使找不到了,即使再也無法相聚,依然無法輕易放下心中的思念。這份無所適從,難耐又苦澀的情緒,到底該如何化解呢。

    沒有辦法。

    無論多麽想忘記,依然無法辦到。最後,彷彿只能靠著眼淚讓它流出那點分毫。

    傑諾伊也能夠理解,所以他沒有走過去安慰小狼,只是在一旁默默的守護著,等待著他度過這場悲傷。

    小狼的哭聲一直持續到了傍晚,哭到他嗓子啞掉,再也發不出聲。傑諾伊走上前去,遞出準備好的水瓶。

    「喝一點吧。」傑諾伊道。

    小狼最初警戒的後退,在傑諾伊把水倒出一點後,才知道這是讓他喝水的意思。

    小狼好像也渴到受不了了,竟然主動靠近了傑諾伊,蹲下身舔起從水壺裡流到地板的積水。

    「我們回去吧。天快暗了。」傑諾伊溫柔地對小狼說,剛經歷重大轉變的小狼,傑諾伊不想再給予他過多刺激。

    傑諾伊轉身往洞穴的方向走,走了幾部回頭一看,小狼卻只是站在原地看著他。傑諾伊又說了幾次連帶做了些手勢,小狼才慢慢的跟上。

    回到了洞穴,小狼不用傑諾伊引導,就自己進入裡頭。傑諾伊也跟進去一看,就微微笑了起來。小狼直接就趴在傑諾伊準備好的毯子上,蜷縮起身體準備入睡了。

    看著小狼天真無邪的睡顏,很難想像這是一隻剛失去家園的小狼,牠就好像不知痛苦為何物般,那樣平靜的進入夢鄉。

    但傑諾伊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他們帶給牠的痛苦,不會輕易消逝。

    傑諾伊在洞外沉思了一會,也起身回家。

    回到家後,傑諾伊將家中打理了一下,洗漱更衣後,就差不多天全暗了。這個時候巴力昂還沒有回來,傑諾伊卻也不擔心,因為他前幾天有告訴自己會在外面過夜工作。

    父親不在,傑諾伊倒也習慣了一個人生活。屋裡開著一盞小燈,暖黃色的光照耀著木屋,讓本來冷清的空間多了一絲溫暖。

    傑諾伊坐在燈盞旁,翻閱著手中的書籍,這些書有些是他母親留下的,有些是他難得下山時去村莊購買的。在夜晚的時刻,森林一切萬籟無聲,卻充滿著不可預測的危險,傑諾伊當然不可能因為一個人很無聊便跑出去。

    此時他最大的玩伴就是書本了,由各種不同的人們所書寫,各種不一樣的新知,那遠在森林另一端的世界,得以從這些書裡窺知一二,傑諾伊是覺得很有趣的。

    也因此,他喜歡看書。就如同他喜歡探索森林。

    又看了一段時間,傑諾伊放下書本,沒有把燈盞熄滅,就這麼來到床邊。

    床邊放著的童書,正好映入他的眼簾,他拿起書本,又摸了摸封面,心中想起母親。媽媽......我今天遇到一隻小狼了,他很瘦小、很瘦弱,眼神卻生機勃勃。但是,我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不能拋棄、難道要養他嗎......。

    傑諾伊思及此,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他其實不想養的,並不是討厭,而是不知該怎麼辦,雖然傑諾伊從小生活在森林,見過得動物肯定只多不少,但卻還沒有養過。

    他喜歡動物,卻從未養過。只因他知道這是截然不同的事,不能相提並論,更不能因為喜歡就貿然飼養牠們。如今卻面臨了不得不作出抉擇的情況。不養,牠會死,養了,又違背自己的意志。

    媽媽...我該怎麼做......。

    傑諾伊在母親去世後,頭一次感覺自己這麼需要她的引導,可是卻沒有人回答他了。

    又嘆了一口氣,傑諾伊用力拍了拍臉頰,告訴自己振作起來,不要想太多。

    翻開母親送他的童書,裡面照樣是他熟悉的童話故事,寫的是一隻狼去到一個樂園,在樂園裡所有的物種都可以平等幸福地生活著,狼也喜歡這樣的地方,但他卻按捺不住自己的本性。

    『你...你怎麼可以咬我們!』一隻雪白的兔子甩著大耳朵,憤怒地質問狼。

    『我、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一隻叫做雷修路的狼垂著頭沮喪的道歉。

    『哼!早知道就不讓他加入了。』小鳥說。

    『就是。讓他滾出去!』松鼠說。

    所有的動物們聚在狼身邊,或罵或驅趕,狼受不了這陣謾罵,於是從這個樂園逃走了。

    自己當初是為什麼要來呢,小狼雷修路坐在河堤邊,沮喪的想到。看著自己河中的倒影,這副銳利的眼睛、陰森森的白牙,更加沮喪的想到,難道只因為我是狼嗎,天生就不能與其他生物共存,天生就該當邪惡的角色嗎?
    這時,另一隻狼從河堤邊走上來,小狼抬頭一看,她有著一身火紅的皮毛,好像被層層火焰包圍,十分奇妙,但卻很美,而且她也是一隻狼。

    『小傢伙,你怎麼了?』像火焰的狼以長者的口吻詢問小狼。


    小狼委實到來了他的經過。另一隻狼聽罷後,微微閉上雙眼,接著抬起頭看向小狼。

    『原來是這樣,我很遺憾聽到你的遭遇。』長者的狼表達了對小狼的關懷。

    『我該怎麼做...請你告訴我好嗎?我已經無法回到狼群了,可是又不被樂園接受,我還能去哪裡呢?』

    像火焰的狼站起身,朝著小狼笑了一笑,『你該去哪裡,只有你能決定。你想成為什麼,也只有你能決定。樂園,不是一個理想鄉。如果你連自己是誰都不清楚,那沒有地方會是你的樂園,如果你清楚知道自己是誰,那何處都是樂園。』說完後,她便揚長而去。

    聽完這番話的小狼,琢磨了許久。她到底是想告訴我什麼呢,清楚自己是誰?我是狼啊……雖然,不是很喜歡這個身份。小狼又再次沮喪了起來,想到在樂園裡遭受到的譴責的目光,讓自己更加厭惡身為狼這件事,不斷地壓抑、忍受,最後反倒成為自己壓力的來源,在控制不住的情況下傷害了其他生物。

    對此他很懊悔,但也已經於事無補了。被趕出樂園、又不能回到原本的森林,兩邊都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小狼反而打從心底生出一股不屈的意志,那究竟是不甘、還是憤怒,他也說不清。

    他只知道不想再重蹈覆轍,不想在克制自己的本性。於是他四處流浪,成為一隻孤狼,他終於不用再介意別人的眼光,可以隨心所欲的生活。但這並不是故事的結局。

    小狼流浪了一段時間後,發現自己還是很想念樂園,又回到當初的通往那地方的路。而在路口處,他發現有除了自己以外的別的生物,走近一看,那是一隻有著火紅皮毛的狼,小狼覺得好像有在哪裡看過,仔細一想,就是那天與他對話過的狼。

    『你怎麼在這裡?』小狼率先發問。

    『你怎麼又回來了呢?』另一隻狼沒有回答,又反問了他。

    『不知道...這裡有我太多的回憶,有痛苦、但也有快樂。我不知道為什麼回來,只知道自己很想來這裡看一眼。』

    『嗯,但是你已被驅除了。因為你犯下的過錯。你忘了嗎?』

    『不,我沒有忘。從來沒有。但是......經過這麼久以後,我想問你,我真的做錯了嗎?殺生,是我的本性,本性,是我的一部份。我從前極力反對它,不敢正視它。卻犯下了更大的過錯。後來我想了又想,錯的原來不是我的本性,而是我不敢面對它的懦弱。』小狼堅定的看向老狼,繼續說道:『是的,我是狼,天生嗜血殘忍,但是這並沒有什麼錯。從今以後,我不會再欺騙自己,即使它與我的意志相背離,我也不會再怨恨,而是帶著它一起走下去。』

    小狼,不,現在已經不是小狼的雷修路說完後,頓時覺得放鬆了不少,但自己如此直白的心裡話說出口,怕是也沒辦法再回到樂園了。

    誰知老狼聽完後非但不生氣,還朝著雷修路笑了,『不錯,說得很好。很高興你找到了自我,並且接受了它。回來吧,樂園的大門永遠為你開啟。』

    被驅逐出樂園的生物,本是不能再回去,除非樂園的首領批准。而現在這隻老狼帶他回來且沒有再被趕出去,這說明了一件事。

    她是樂園的首領。

    『原來...樂園的首領,是一隻狼…...。』雷修路恍然大悟,並且發自內心的,展開了笑顏。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

    傑諾伊許久沒有閱讀這個童書了,雖說偶爾懷念母親會唸一唸書上的字,但也從來只是無心的行為而已,沒有往心裡去。此時重新看過,又有了和小時候不同的感想。

    在年幼時只看得懂圖畫和簡單的文字,那時只覺得這是個有趣的故事。現在細細讀來,其實他不只有童趣的插畫,內容的寓意也是很深刻的。

    傑諾伊小時候真的很喜歡這個名為『樂園』的故事,幾乎每天都請母親唸過一遍才肯睡覺。他把裡頭的主角小狼雷修路當成英雄般崇拜,當時也不清楚自己是哪點被吸引了,只覺得最後這個主角的強大,令他十分敬佩。讓他也想成為這樣的角色。

    時隔今日,在看這篇故事,新奇的感覺淡了不少,當時的崇拜卻沒有退去分毫,傑諾伊依然敬佩著這樣的小狼,這樣的精神。

    傑諾伊呼出一口氣,好像把煩悶也散去空氣中,這本書暫時轉移了他的注意力,讓他不再為他的煩惱困擾。

    傑諾伊這次徹底熄滅了燭火,閉上雙眼睡去。
    此篇文章於 10-11-2017 11:11 PM 被 貓尾 編輯。

  2. #2
    狼寶寶
    註冊日期
    Jun 2017
    文章
    18
    樂園幣
    431.02
    0
    在 0 個帖子中被讚了 0 次

    勳章欄

    後續寫好了在下方。

    這個是不小心多發一次的,請問可以刪掉嗎?
    此篇文章於 10-05-2017 10:58 PM 被 貓尾 編輯。

  3. #3
    狼寶寶
    註冊日期
    Jun 2017
    文章
    18
    樂園幣
    431.02
    0
    在 0 個帖子中被讚了 0 次

    勳章欄

    02

    一早,傑諾伊在往常一樣的時間醒來了,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昨夜看書看得晚了點,此刻還有些倦意,他在腦中過了一遍今天要做的事,覺得沒什麼要緊的,正想再睡會,突然一個機靈地醒了過來。

    他想到了小狼。

    於是傑諾伊二話不說立刻跳下床鋪,準備牠的早飯。

    放鍋中放入了昨夜準備好的食材,用小火烹煮加點牛奶,等上一段時間,給小狼的料理就準備好了。

    等到煮好後,天已經全亮了,傑諾伊迫不及待地拿起食物衝進森林裡的洞穴。

    走到洞口外,傑諾伊先深呼吸幾次平穩呼吸,接著才放輕腳步走進洞穴,不知是因洞穴能阻隔外界的聲音,還是傑諾伊太過緊張,他覺得自己的心跳猶如雷打般響亮,他把手心覆蓋在胸前,嘗試著撫平焦躁,但是心裡還是有著一個疑問。

    小狼會不會在自己看不見的時間裡不見了?

    傑諾伊不曉得,但他知道自己不希望看到這種局面,終於來到洞穴內部,傑諾伊再次深呼吸,鼓起勇氣一看。

    小狼正躺在毯子上打哈欠,好像是剛清醒的樣子。傑諾伊心中懸著的石頭終於放下,他的心底不由地生出一股暖意。太好了,你還在,傑諾伊心想。

    「早安啊,小狼。」傑諾伊走上前輕聲向小狼問候,但小狼卻依然露出不友善的態度,對著傑諾伊低吼。然而傑諾伊卻不介意,因為只要小狼還在,那就行了。

    他放下手中的碗,打開蓋子,一陣夾著著肉香與牛奶的味道擴散在空氣中,這是傑諾伊幫小狼準備的食物,是用小米加水煮得稠稠的粥,他想這樣會比較容易吞嚥。

    可是他不確定小狼會不會接受,放下碗後,他往後退了幾步,給小狼進食的空間。

    小狼好像聞到了空氣中的肉香,頓時雙眼發光,可是他卻不敢貿然靠近碗,好像對沒見過的東西有懼意,他盯著碗東繞繞西繞繞,確定他不會有威脅後,便匍匐著慢慢接近,到了碗旁,小狼伸手戳了戳那個碗,確定他沒有威脅後,便吃起碗中的食物。

    小狼好像真的很餓,大口大口的吃著粥的樣子,用狼吞虎嚥來形容都不夠,看著這樣的小狼,傑諾伊欣慰地笑了,心底又再次竄起一股暖意,他從未想過小狼能帶給他這種感覺,就好像是生命中多了一件值得期待的事物,為他平靜的生活激起一絲波瀾。

    傑諾伊伸出手想碰碰小狼,但牠卻抬起頭對他咆哮,傑諾伊又快速的往後退了兩部,同時在小狼抬起頭時,注意到碗裡已經空空如也。

    「我這裡還有,再吃點吧。」傑諾伊拿起身旁的粥,準備倒進碗裡,傑諾伊的一舉一動小狼都充滿警戒的盯著,傑諾伊心跳不住地加快,但他強忍下這股恐懼,盡量以自然的動作完成。

    完成後,傑諾伊鬆了口氣,小狼這次沒有那麼餓了,吃得比較慢一些。可是不管怎樣,小狼肯吃傑諾伊做的食物,那就太好了。

    那麼...接下來,差不多就該跟他道別了吧。傑諾伊心想,不管之後小狼會如何,都跟自己無關了......

    這時,小狼正好吃飽了,抬起頭,與傑諾伊正好對上目光,四目相對。傑諾伊如被一盆冷水淋上,從頭涼到腳,一股寒意直逼心頭,他發現自己沒辦法欺騙自己,放棄小狼?不,他做不到,哪怕把他放走小狼若是極其幸運能有一線生機,他也做不到。

    他從小狼的眼中得到答案,事實上,是他自己也不願離開小狼了啊,卻要對自己撒謊,只因害怕無法好好照顧他,害怕自己無法承擔另一個生命的重量。

    然而小狼那堅定的眼神,透露著一股不棄、不屈、不撓的精神,哪怕是對待給予自己食物的人,他依然保持著心中的驕傲,沒有絲毫軟弱,只有對生存的強烈渴望。

    傑諾伊覺得自己先前的想法,實在太可笑了,照顧?撫養?這些都不是小狼需要的,也是不會要的。

    小狼需要的是什麼,傑諾伊覺得這困難的一道題,答案已經慢慢浮出水面。或許是陪伴,陪伴他度過這段難熬的時間。或許是關懷,讓他的內心不自暴自棄,不怨恨世界。

    只要自己能給的,都會給,傑諾伊這麼想,或許小狼一點也不稀罕他的幫忙、或許小狼一輩子對他始終冷漠,這都沒關係。自己想要的只是,還給牠應有的一生,這是人們欠牠的。

    想通了的傑諾伊,頓時覺得有股壓力蒸散到空氣裡,其實答案沒有那麼複雜。

    心情變得豁然開朗的他,朝著小狼勾起笑容,「我是傑諾伊,請多指教了......雷修路、你就叫雷修路吧!」

    被賦予了名字的小狼,和賦予牠名字的男孩,兩人的命運從此刻開始,將彼此相連、形成強大的羈絆,直到永遠。

    吃飽後,小狼彷彿瞬間充滿活力,精力旺盛的跑出洞穴外。牠看著這個前所未見的世界,以源源不絕的好奇心去探索。

    小狼跑到草叢裡,矮小的身子幾乎跟野草一樣高,於是為了看到更廣闊的視野,他幾乎是連走帶跳的活動。跑到一朵長在野地裡的小白花前,用鼻子聞了聞,又用舌頭舔了舔,這才滿足的去尋找下個目標。

    傑諾伊也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小狼,或許這才是他原本應有的樣子,如此生機勃勃,如同他的眼神。傑諾伊看著小狼在草地上撒野打滾,唇邊掛著一絲笑意,在一旁默默的守候著他。

    小狼跑到一塊石頭上,那石頭是倒三角形的,小狼正站在至高點,環顧四方。不過小狼突然一個重心不穩,前腳在石上滑了一下,竟然直接滾到了地面。

    傑諾伊連忙跑過來看,小狼頭下腳上的倒在地上,樣子看著真有些滑稽,不過傑諾伊現在也顧不上笑了,他趕緊過來想扶起雷修路。

    但是雷修路察覺到有人接近,立刻在地上滾了一圈站起來,兇狠地瞪了一眼靠近他的傑諾伊。

    「啊,你、你沒事吧?」傑諾伊沒辦法靠近小狼,焦急之下竟直接對他說話。

    但是小狼的回答只是又瞪了一眼,然後逕自走向其他地方玩了。

    傑諾伊苦笑了一下,看小狼依然活蹦亂跳的樣子,應該是沒什麼大礙了。

    午後的太陽照射著森林,在這種熱度下,人和動物好像都像是被蒸發了活力一樣,想懶懶的度過正午。

    傑諾伊和小狼也不例外,只不過熱歸熱,傑諾伊還是時不時會關注一下小狼。

    雷修路現在趴在草地上,偶爾一陣清風吹來,將牠看起來毛絨絨的灰白色毛髮吹得輕輕揚起。他半瞇著眼睛,好像在打盹,畢竟剛才也玩了一上午,這時候也該累了。

    傑諾伊不禁想著,小狼在野外裡,這時候會做什麼呢?可能會窩在母親身邊撒嬌,也可能會和自己的兄弟姐妹打鬧在一起,消耗過剩的體力吧。傑諾伊憑著對狼這種生物的認知,做了一些猜測。

    小狼會和兄弟姐妹玩些什麼呢?傑諾伊腦海又浮現出一群幼狼在草地上撕咬打滾的畫面,頓時覺得溫馨又可愛。傑諾伊沒有兄弟姊妹,沒有體會過手足之情,所以是有點嚮往的,他常想著父親出門不在的時候,要是有個弟妹能陪著自己也是很不錯的。可惜這些終究只是如果。

    傑諾伊任由思緒飄蕩,以前在長久的獨處時光下,一個人什麼事也做不了,那時為了排解無聊,總會在腦海裡想像一些片段,或許是前幾天看過的故事、或許是今天做過的事,只要是能想起的內容,都會在腦中再過上一遍。
    久而久之好像也變成習慣了。雖然是個沒什麼幫助的習慣,但好像也沒有壞處,傑諾伊也就放任它繼續存在了。

    思前想後到一半,傑諾伊腦中突然想到一個點子,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突然出現了。他看看不遠處的小狼,依然在休憩,離開一下應該不會出事。

    傑諾伊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家,拿了放置在家中的肉乾後,又馬上跑回草地。

    小狼還在原地休息,他朝小狼慢慢接近,伸出拿著那個肉乾的手。「雷修路,你要吃一點嗎?」他問道。

    有了食物作媒介,小狼果然不再直接排斥傑諾伊,他探出鼻子嗅了嗅那條肉乾,露出疑惑的神色。

    啊,因為是人類的食物,所以不習慣吧......。

    正當傑諾伊這麼想時,小狼竟然鼓起勇氣朝著肉乾咬了下去。

    機會來了!

    傑諾伊迅速地收回拿著食物的手,沒有咬到肉乾的小狼,看著就要到嘴裡的食物竟然沒有吃到,眼睛露出野獸飢餓的目光,再次朝肉乾撲去。

    就這樣他們你一來我一往,重複這些動作,就好像在遊戲一般。傑諾伊很高興自己的想法有派上用場,剛才他腦中想起某一本書上好像有寫到,幼狼是很喜歡爭食的,既是在玩樂也是在測試自己的實力,這個習慣到長大也不會一時改掉。傑諾伊這才想試試自己有沒有辦法也和小狼這樣玩。

    現在,看著眼前像是一隻小猛獸般的小狼,傑諾伊知道牠已被激起玩心和獸性,自己的伎倆總算成功了一回。

    他們就這樣玩了一下午,途中被小狼吃掉了好幾條肉乾,傑諾伊和小狼才終於稍微覺得有點累了。

    傑諾伊坐在草地上,享受著徐徐吹來的微風,看向一旁正使勁撕咬著肉乾的小狼,不禁一股喜悅湧上心頭。

    「謝謝你陪我玩,雷修路。」傑諾伊帶著滿足的笑意說道,「明天...也能一起玩就好了。」

    就這樣,小狼和傑諾伊的這一天,在愉快的氣氛下道別了,傑諾伊在確定小狼會在天黑後自己回到洞穴。就放心地回家了。

    到了家門口前,傑諾伊注意到屋子裡的燈已經亮了。他一推開門,果然,他的父親巴力昂回來了。

    「爸爸。」傑諾伊打了招呼。

    「傑諾伊。你最近好像都不在家啊?」他的父親個頭高大,加上聲音低沉沙啞隱隱帶著一股戾氣,身上也有幾處明顯的疤痕。第一眼看到很容易讓人望而生畏。但是傑諾伊從小看到大,倒是不會這麼覺得,因為在他的印象裡,這就是他的父親。

    「是啊,我去森林裡玩。」

    「別老是做些無聊事,有空多去練練槍。」

    「…...。」

    「怎麼不回答?」

    「我...。」傑諾伊欲言又止。

    「你這小子.....。」巴力昂抬頭走到傑諾伊面前,皺著眉看著他道,「為什麽不學?你遲早都要成為獵人!」

    巴力昂希望傑諾伊繼承他的工作,當個出色的獵人。可是他的兒子從小就沒有對這方面產生興趣,甚至極其愛護動物,這樣如何能當個獵者!

    巴力昂恨鐵不成鋼的看著眼前的兒子。

    「爸爸......我真的學不會,也不想當獵人。」傑諾伊垂下眼眸說道。

    巴力昂眉角一抽,憤恨的道:「為什麼!我們生活在這個森林,除了當個獵人之外,還有什麼別的方法可以生存!你怎麼就是不懂!」

    傑諾伊抬起頭,溫和卻堅定的說:「一定還有其他辦法的,爸爸。」

    「哼,別的辦法?你倒是說說看啊。」

    「我也不知道。但是就算少了皮毛的收入,不能去山下買補品,我也可以只在山上生活,冷的時候就去砍柴火,餓了的話可以去河邊抓魚、還有森林的樹果......。」傑諾伊還沒說完,就被巴力昂給打斷。

    「哈!天真!太天真了。」巴力昂毫不留情的嘲笑他,「你真以為這樣就能活下去?你真的是什麼都不懂的小鬼!」

    傑諾伊垂下頭,卻不怎麼悲傷,像是早知道父親會這樣說。類似的爭執其實以前就發生過好幾次。

    最後巴力昂惡狠狠地朝傑諾伊啐了一口氣,就轉頭去做自己的事了。傑諾伊也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不去多想什麼,因為他知道很難一時改變父親的想法,但是他不會放棄,只要好好的和巴力昂溝通,相信有一天,父親會理解他的想法的。

    兩人回到各自的床,帶著各自不同的心事,在同一間木屋裡一起睡著了。

    隔天,傑諾伊起了個大早,為了小狼,不知不覺中也調整了他的作息。現在的時間他的父親還沒有醒來,傑諾伊放輕腳步走到廚房,像昨天一樣為小狼準備伙食。

    在這段期間,他也順便準備了他的父親和他自己的,等一切都弄好後。給小狼的粥也已經煮好了。

    「傑諾伊,怎麼起得這麼早?」巴力昂這時候也已經醒了,他看著比平常更早起的兒子,疑惑的問到。

    「呃...沒什麼,只是我想早點起來。」傑諾伊當然不可能說出真相,但他也不會撒謊,只好慌張的隨便說個裡由。

    「喔。」巴力昂也只是隨便問問,沒有再多問。他不是會在乎這種小事的人,他寧願把精力全放在工作上。

    巴力昂和傑諾伊都吃過早飯後,巴力昂就出門去打獵了。而傑諾伊匆匆地收拾一下,也馬上跑到小狼所在的洞穴。

    這種迫不及待想見誰一面的心情,傑諾伊從來沒有過,很新鮮、有著無法抑制的雀躍,傑諾伊並不討厭,這種感覺,就好像重獲新生,可能是被小狼身上源源不絕的活力感染了吧。

    到了洞穴裡,傑諾伊一進去就看到小狼趴在毯子上打哈欠,看來是剛清醒。
    「早安啊,小狼。來吃飯吧。」傑諾伊很高興自己能有個互道早安的對象。他的父親總是吃完早飯就匆匆出門了,以前母親還在世時,不會覺得寂寞,但現在,他好久沒有體會到這種感覺了,他覺得心底的空洞好像被一點點填滿。

    傑諾伊把碗放在地上,小狼就撲上來吃了,那姿態,好像他撲的不是碗,而是什麼獵物般。

    傑諾伊記取了昨天的教訓,沒有在小狼吃飯時靠近。最好的時機是等到小狼吃飽後,那時候是他心情最好也最沒有攻擊性的時候。

    小狼吃的碗底朝天,看似滿足的舔舔嘴。傑諾伊慢慢地走上前,把一隻手伸到小狼的鼻子前,想看看他會有什麼反應。

    但小狼在傑諾伊靠近的一瞬間,就飛也似地跑出洞穴。傑諾伊帕他跑丟,也急忙得衝出去。

    幸好,小狼並沒有跑遠,只是和昨天一樣在草地上四處玩耍。傑諾伊鬆了一口氣,暗暗發誓從今以後不再隨意靠近小狼了,以免真的發生什麼意外。

    傑諾伊也跟著坐到草地上,他望向蔚藍的天空,母親去世後,他有一段時間不是很喜歡待在家,裡面有太多和母親的回憶,只光讓他看到都會心如絞痛。

    所以他跑出門,看著天空。他也不曉得為什麼要這麼做,可能是人類的下意識動作吧。抬頭,望著天空,希望在這浩瀚的天空裡,能找尋到一絲活下去的希望。

    現在,他也是這麼做,可是,他覺得跟以前不同了。現在,他不是一個人望著虛無縹緲的天空,他不用再去找尋希望,因為,希望就在他的身邊。

    傑諾伊閉上眼睛,覺得眼眶有些濕潤,不知是因為想起去世的母親,還是因為小狼就在自己身邊,他用力抹了抹臉,看向一旁的小狼。

    小狼今天玩了一下,很快就累了,無精打采的趴在地上,傑諾伊好奇地靠過去一看。發現小狼熱的喘著舌頭,身體緊貼著地面冰涼的泥土,看來是被天氣熱得受不了了。

    「今天天氣很熱呢...。」傑諾伊有點困擾的說著。狼不像人類有著流汗的方式散熱,身上又有更多的皮毛,自然對熱度會更敏感。

    有什麼辦法能幫他降溫呢?傑諾伊思考著,突然,他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或許可行的辦法。

    他拿起準備好的肉條,吸引著小狼跟著自己走。他們穿過樹林,來到不遠處的溪邊。

    「你看,雷修路。是河水喔。」傑諾伊開心的說著,說到降溫,最好的辦法就是玩水,從小生長在山裡的傑諾伊,稍微想了一下後就想到了離這裡最近的河邊。

    炎炎夏日,冰涼的河水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清澈動人。傑諾伊走了過去,卻見小狼沒有跟上,他回頭一看。

    小狼呆立在不遠處的地方,神色木訥,一點也不像平時威風凜凜的牠。

    傑諾伊覺得很奇怪,心裡頭有不好的預感,這時,小狼突然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驚恐的拔腿就跑,速度快得驚人。

    「雷修路!」傑諾伊也連忙追上去。為什麼他會突然這樣?傑諾伊心底充滿疑惑,但眼看著小狼越跑越快,傑諾伊也顧不得思考這個問題,只能加快腳步追趕。

    小狼身子還小,縱使跑的飛快,也不是無法追上。傑諾伊很快就趕到小狼身邊,但牠仍是一副害怕的樣子,傑諾伊心底感到越發的焦急,他不假思索地伸出手想制止小狼,卻忘記了動物在害怕的情況下,往往會激發出本身的攻擊潛能。

    「啊!」傑諾伊吃通的叫了一聲,因為剛才將手伸過去時,他無意中被驚嚇狀態中的小狼咬到了。他坐倒在一旁,緊緊握著受傷的那隻手,指縫中還溢出鮮紅的血液。

    小狼好像也被突如其來的狀況驚呆了,他停下腳步看著傑諾伊。

    傑諾伊至此時才有點明白,為什麼小狼會如此反常。恐怕是因為自己把他帶來溪邊,傑諾伊想起自己發現小狼的那個夜晚,也正好是在河邊,那時的牠,看起來奄奄一息,十分痛苦。

    小狼很有可能是經歷過了一段被河水沖走的可怕滋味,非常幸運才活了下來被傑諾伊找到。

    也難怪他會怕水了,傑諾伊心想,生物在遭到劇烈創傷後,腦中常會留下對該事物強烈的恐懼,可能很久都消除不掉。
    這時小狼嘴裡發出輕聲的嗚咽,眼裡好像帶著一絲愧疚,慢慢的靠近傑諾伊。

    傑諾伊訝異地瞪大雙眼,他從未想過小狼會這樣。就好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害怕被發現的大人責罵。

    牠慢慢來到傑諾伊身旁,嘴裡的輕哼也隨著距離的接近逐漸加大,傑諾伊看著這樣的小狼,不禁覺得自己一直以來都誤會了,小狼再怎麼強大,現在,也終究只是一隻小狼而已,或許不如自己想的那樣堅強,牠會害怕、會恐懼,就像任何一個孩子,一個年幼的生命。

    傑諾伊抬起手,小狼害怕的往後退了幾步,但他還是把手放在了小狼的頭上。

    「沒事的。」傑諾伊用著比平時更溫柔的語氣說道,「不會有事的,不用怕。」

    小狼沒有反抗,抬起頭,正好與傑諾伊四目相對。傑諾伊發現小狼眼中流轉的東西與平時不同,少了一份堅強,多了一絲脆弱;少了一份驕傲,多了一絲歉意。

    「別擔心,這不是你的錯,是我不曉得你會害怕水...」傑諾伊緩緩撫摸著小狼的頭,早些日子,傑諾伊肯定無法想像有這樣的一天,但是現在,他不再只是看到了那個表面上堅強的小狼了,他看到了那面具下的脆弱,看到了真實的小狼,也不過還是個孩子。

    「對不起...,是我的錯。」若不是我帶你來溪邊,你也不會那麼害怕,「讓你想起不好的回憶,對不起,雷修路。」

    小狼再次抬起頭看著傑諾伊,傑諾伊也看著他,目光中多了一點之前所沒有的疼愛。如果在這世上你沒有了依靠,我願意陪著你,直到你不需要我的那天為止。

    小狼好像接收到了傑諾伊目光中的溫柔,不再像之前排斥傑諾伊,眼中退去了一點偽裝起的堅強。牠低下頭,舔起了傑諾伊被牠咬到的傷口。

    「謝謝你,雷修路。」傑諾伊忽略了從手上傳來的陣陣疼痛,微笑著說道。

    之後,傑諾伊起身送小狼回到洞穴,將牠安置好後,便回到家裡療傷了。

發文規則

  • 不可以發表新主題
  • 不可以發表回覆
  • 不可以上傳附件
  • 不可以編輯自己的文章
  •  

聯盟網站及推薦社區